解密网络灌顶的实质

最近,在网络上看到达赖喇嘛办公室、有关网络灌顶的声明说:“因肆虐全球的大流行病毒,导致集会无法正常举办。诸多具足信心的弟子众,诚心祈求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透过网络为弟子们传授佛法,且让弟子们得以目睹圣颜的缘故,尊者开许恩赐大悲圣者观世音的灌顶。”

   声明后半部分是长篇累牍的说明遥控灌顶的不可不可说的好处,并引用大量经典做论据,来牵强附会的加以说明遥控灌顶的如何如何殊胜,总之一句话,只要你看到这条声明,能坚信不二就是再“殊胜”不过了,决定灌顶者,就是相续成熟的具缘弟子,接下来就会毫不费力的把供养钱财献出来,遇到“虔诚”的弟子可能倾家荡产的来供养,如此一来,达赖伪政府的开销就可高枕无忧了,将来“福报因缘”的女弟子,还可能受到达赖喇嘛的“双身传法”。愚痴可怜不知羞耻的达赖流亡伪政府啊!竟趁着肆虐全球的流行疫情,开始张开血盆大口开始八方套钱了。

   雪域圣德拉珍曾如是说:“佛法存在于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众生从轮回中解救出来。这种解救不是靠文字理论、而是像救人出火宅、出泥坑一样,实实在在用一种力量拉拔出来。因此,所有的三藏经律论及历代真圣祖师的教法,其实都围绕一个中心思想在弘宣:获得能脱出轮回火坑的圣力量。同时所有众生的修行也都只应该围绕这个中心去进取。而一旦将解脱圣量从佛法弘扬和修持中摘掉,佛法就成为毫无意义的戏论,白话一点,就成为与解脱生死无关的虚伪玄谈了。宇宙中不存在脱离实证圣量的佛法,把圣证量从佛法中撇开,那就不是佛法,而是演说艺论,假法。包括“理论知见体悟派”,也只是因为传承法义的不完整而修不出实际圣量,但他们从不否认怀疑圣证量的存在,所以他们常摘录祖师们的圣迹来支撑其理论的实用性,因为他们学的是正宗佛教理论,深知获得圣证量而超越生死轮回达到无住大涅盘,是全部佛陀教法的最终目的。”

   佛法解脱众生是从现前业报境界的生死流转束缚中解放出来,而达到身、心各方面的大自在,大快乐,并得到永恒的自在快乐,不再受生死轮回的控制。然而,在此最值得令人思考的问题是:这个流亡的第十四实世达赖自己解脱成就了吗?其师资道量何在? 千百年来佛门对金刚上师的师资道量是有铁案规定的,如果达赖你是具格的金刚上师,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师资道量、证德证境的圣量 ,一条一款的公布出来?理直气壮的支持一次法界众生、对佛教佛法的信心该多好啊!   目前,网络如此发达,做到这点又有何难?为什么只在网络上屡屡抛出理论成就的诱饵、频频撒出网罗弟子的大网?你一个病苦缠身、丑陋的众生相毕显的可怜伪上师,连自己的生死解脱都困难至极,难道还要给众生传法灌顶,让众生成就解脱吗?这样忽悠不感到太离谱了吗?

   达赖办公室声明的最后这样说:“但要切记,对金刚上师毫无敬信的话,即便身处灌顶座席,也绝对不会得到灌顶!”乍一听,这句话似乎没有毛病,因为佛弟子如果对具德量的金刚上师不敬信,的确无法得到灌顶啊!这里,不得不让人佩服达赖办公室的计谋深邃、概念偷换手段的高妙。然而,佛典中说的金刚上师 ,是指真正具德具格、并拥有使弟子成就解脱之法的金刚上师啊,而绝非指邪知邪见垢障满身如十四世达赖这样的假上师!

   在这里,为了支持网络上的佛教信众对佛法的信心,现从雪域圣德拉珍的著作《拉珍文集》中摘录一段佛教史料供大家参考: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由于共业的感召,不利于佛教弘扬的形势在藏地出现。第四世多智钦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在危险来临前夕,选自留下来并将自己置身于中国青海的一个劳改农场,那里关押着来自藏区各地的一千多位活佛高僧,仁波且穿梭在各个牢房给活佛喇嘛们悄悄传授大圆满龙钦宁提精髓法,其中有一名汉族僧人得到仁波且传法后修了不到两个月就虹化飞迁佛土,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作白色的光团飞升,消融于虚空。大家可以想一想,掌握大圆满龙钦宁提精髓大法的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是几根牢房的铁栏就能围困得住的吗?岂不是无稽之谈?仁波且是为了将佛法传播下来才主动身入牢狱苦境。1961年,仁波且决定不再继续住世,他对伤心欲绝的弟子说:“我并不是因为往昔的业力才被迫入狱的,我来这里是有意图的,如果我想要的话,我可以毫不费力地去任何净土,不用为我担忧!”不久后,仁波且示现虹身成就圆寂。

有人会说,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是莲花生大师的化身,那怎么能比?这话就可笑了,你是来做什么的?不是来学佛的吗?莲花生大师难道不正是你学习的对象吗?哦,因为是佛菩萨的行为,所以我们凡夫可以不照办,那你还学佛做什么?既然学佛,那么佛菩萨这种不惧危难只为众生成就解脱的大悲大无畏的菩提心行就是我们必须学习的内容,否则就成了假修行。

当然,话又说回来,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是佛菩萨化现,弘法利生的行为自然光明无量圆满无漏,而对于正在进取中的许多行人来说,也许一下子还做不到那么彻底。这没有关系,一天没有到佛陀的觉位一天都有可能出现缺失,修行的内容也就是更改这些缺失使之最终完全符合佛陀的标准。但关键的问题是这个修行人有没有走在成就为佛菩萨的正道上,有没有这个在正道上进取的心,是以佛法为重还是以自我面子利益为重。一时的缺失并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无我无私,为众生为正法勇于修正自己,那就依然是可歌可赞的法器。

岁月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