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亲往生的心头纠结

至亲往生的心头纠结

 

2月初刚过年父亲竟然因病去世,这让我陷入极端的痛苦中。每每想到我最亲爱的父亲竟然离我而去整颗心就揪在一起,然后脑海一直浮现从小时候一直到现在跟父亲相处的画面,或父亲对我及兄弟姊妹说过的一些话。这些情境像影片般一幕一幕的播放着。一边想像着这些画面,一边想着父亲在死亡道路上孤零零的一个人走着,他会不会孤单、他会不会照顾自己、他断气的那一刻是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 种种想法一直盘旋着在我脑海,愈想就愈解不开心中的结。

最近想着应该去找问题的答案。于是我翻开了「阿王诺布帕母」的「入法门论」,我了解到世间原无一切,所有一切不是实有都是假有的假象。即使人的身体看起来真真实实的,并称之为我,实则无我。是由于我执各种因缘合和,成为所看到的躯壳,他能吃饭、穿衣、行走、跳跃、唱歌、跳舞这些动态或静态的行为等等假象的我。因为有形的身体只是一种假象之体。因为缘生无形有并不是具象幻化有,称为灵知心识。这灵知心识的无形之体不会随着六大分解而消失。死了只是失去躯壳而已灵知心识却是照样存在着。但是这种存在不是依附在躯壳的假象有,而是无形的。所以当我们亲人死亡时,看到家人为它伤心痛哭时,它的灵知心识大叫我在这里,但家人听不到、看不到,所以灵知心识因为无法与家人交谈而感到痛苦无比。十二因缘生里面又讲到,无明缘行,所以无形体的灵知心识,在死后的中阴阶段,受到业力牵引就会转入六道轮回。但是,到底多久会去轮回呢?是不是可以在他还没去轮回前,我可以为我的父亲建立善业,让他能够接受到佛法的加持,有机会往生善道?

帕母开示无论是轮回到哪一道中,都得受苦,这苦竟是一波接着一波,如大海波浪般,永无停息。只有透过修行,才能脱离受因果业力所障而受的苦。同时我也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极圣解脱大手印「暇满殊胜海心髓」以及法音里面,理解到:人死时什么都带不走,唯一带走的只有凄伶孤独,独自一个魂体,飘荡阴间,在黄泉路上没有钱用,没有旅店,没有东西可以吃,阴间心慌孤独的恐怖不是我们能够想像的。所以,我到底可以为往生的父亲做点什么,能够利益到已经是中阴身的父亲呢?

我父亲往生的时刻,我们祈求松杰仁波且为我父亲超渡,往生后的八个小时,我们家人都围绕在身旁,有仁波且师兄师姐都来父亲大体灵前助念许久,我们家属则是整整八个小时,彻夜没有阖眼,大家一起修超渡法或念诵观世音菩萨圣号,祈求父亲能够接受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加持,希望能够利益到父亲,让父亲在黄泉路上,一路好走。感恩松杰仁波且的慈悲,一接到我们电话后,马上为我父亲修法超渡,我父亲在我们念诵的过程,脸色竟然能够从往生者常有的面带黑气,反而变得红润安详,本来张开的嘴巴自己能够合起来,额头眉心一直都光亮异常。而我小妹夫,他并不是佛教徒,他事后竟然跑来跟我们说他在现场有注意到,观察到父亲大体的表面一直都有一层薄薄的气在浮动,所以他非常讶异,他觉得父亲的身体应该是温热的,不然不会看到热气浮动在大体表面。我相信以上种种情景,是非常殊胜,也让我们家属都安心许多,再次感恩松杰仁波且的慈悲修法加持。

身为一个玛仓派的弟子,我们每个星期日都有到大福金座诵经转咒,为灵骨塔内的众生诵经修法回向,也经常在师兄姐们的家人晋塔时,为他们诵经回向,这是在玛仓派的佛弟子修行的功课,也是让我们透过慈悲喜舍修我们的四无量心,修我们的菩提心,透过这样的修行修法回向,累积我们自己的功德跟善业。我们相信大福金座每年每个星期日的大小法会诵经持咒,以及大福金座,每年不曾间断的,礼请中国七大寺院转经诵咒修法回向大福金座塔内众生,这是对亡灵非常大的加持,能把往生的家人骨灰为或往生牌位请到大福金座,会让亡灵得到很大的利益。

我父亲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松杰仁波且的修超渡加持,往生之时,身现瑞相、脸色安详,但是为了让父亲能持续接受到佛法的加持,所以我们将他的骨灰位、往生牌位安立在大福金座,祈愿父亲在转世投胎前,能够在大福金座好生修行学佛,才能在来生往生善道,甚至往生西方极乐,不再受轮回之苦,我想这就是我们为人子女能够做到的、能够尽的孝道。

感恩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感恩南无观世音菩萨!
感恩松杰仁波且!
玛仓佛弟子萤火虫2017.02

本文连结:http://blog.udn.com/vajratree/101007033

以上文章为个人修行学佛、恭闻法音受用心得感想,不为正见法理依据,欲得一切正知正见佛法,请亲自恭闻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开示之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