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钦法师生平事迹

(燃心供佛)普钦法师生平事迹

普钦法师生平事迹

 

普钦法师,俗名潘荣尧,生于1905年,四川隆昌县盘龙镇人,是一位信根坚固、道心坚定、誓愿宏大、真参实悟的高僧。他精进苦修,戒德精严,悲湣为怀,大喜大舍,以身示范,用自已短暂的人生,塑造了一位最圆满的比丘的形象,成为佛门的光辉黄范。
普钦法师的一生中,有很多感人肺腑、扣人心弦的动人事迹的信众中广泛流传。现根据回忆和有关资料,简要记述,奉献给读者。对普钦法师表示深深的敬意!
虔心入佛誓作比丘
普钦法师幼年,父母相继去世,跟随祖母相依为命。聪慧过人,入学能过目成诵。一日在家,偶然翻到先辈留下的佛典,如获至宝,夜夜诵读,从而产生出家的念头。但每当向祖母提起,都遭到严厉拒绝,便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求得解脱。一天,仿佛是在梦中,得一点化,感动不已,准孙儿出家,上路时,满含老泪,依依难舍,眼看孙儿冒着大雪,直奔峨眉山而去。晓行夜宿,一日来到山下,见报国寺就在眼前,兴奋不已。因出家心切,又继续向雷音寺前行。不觉天色已晚,风雪交加,道路溜滑难行。突然一声巨响,撞在一棵大树之上,掉进了深坑。
据说,这夜雷音寺的方丈正在打坐,在定中见观世音菩萨谕:明日有一少年来寺出家,堪称法器,定能成就……”
当时的潘荣尧醒来,环顾四周,方知在坑底过一宿。衣服扯破挂烂,脚下的棉鞋草履和行包,都无影无踪。他用力从深坑里挣扎出来,耳听响亮钟声,遥见雷音寺就在前方,便直向山门奔去。此刻,正逢小沙弥奉方丈之命,大开山门奔去。眼看一个冰凌雪人扑进了山门。忙引领入内,沐浴更衣,终于如愿。191914岁时,在雷音寺依大明和尚披剃出家,赐名为钦,法号佛圆,愿名大觉。192318岁时,在四川新都县宝光寺从贯一和尚受具足戒。
 云游参学遍访名德
普钦法师受戒以后,一意以出诹生死为志,不务经忏,专事修持。学三民诸佛人苦行而入,以苦行为资粮,除累世之业障。决心以苦行为基,大悲为愿,期菩提之果。见法佛经云:燃香一炷,宿业俱消。”“刺血为墨,折骨为笔,书写经典。遂发心每月以身肉燃香若干炷。上供十方诸佛,下济六道众生。每日礼拜大乘方广等经典以消夙业。五年间,共礼药师经七部,法华、金刚、心经、圆觉、楞伽等经若干部,身肉燃灯百余盏,身上燃香百余炷。1927年,师到成都,大慈寺圣钦老和尚掌管四川省佛教会,被聘为四川省佛教会书记。在此期间,曾北朝五台、礼觐文殊。后承方德三居士资助,去江南参学,朝普陀、礼九华、去宁波拜阿育王舍利塔;从谛闲老和尚学天台四教义,受太虚大师器重,入闽南佛学院深造。后去福建鼓山参虚云老和尚,直至上海浦东第会寺、龙华寺、杭州花坞和天台山、灵隐地等闭关。十余年来,法比殊胜。后因抗日战争爆发,经江西武汉回成都,受根桑泽程和贡嘎活佛灌顶。并承太虚大师介绍,西渡雪岭专求密乘。直到40年代末,共参拜九位活佛,得到藏传佛教黄、红、白、花各教派无上密法灌顶,证得许多殊胜果位。1945年农历2月去四川通江县大河坝讲经,组织开发圆顶山茅蓬。在通江、南江、巴中三县弘法前后四年,1947年在巴中县成立中国佛教会四川省分会巴中支会,任支会主任,1951年到成都以医济世。
 发十大愿誓证菩提
普钦法师,1935年农历615日,在上海浦东海会寺圆通关房内佛前,顶礼长跪,发十大行愿:南无上师,三宝慈悲摄受,弟子普钦,普为四恩三有法界众生故,及我今生道缘难达目的故,决心今日(六月十五日)起至观音成道日(六月十九)晚,再燃六灯。最后一灯。最后一灯之灯炷大如茶碗口,燃于心间,通宵继明,将此身命供养上师、三宝,专为速满弟子十大行愿,即是:
第一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如文殊智慧……
第二大愿,愿我一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行观音大悲……
第三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修普贤大愿……
第四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发地藏大愿……
第五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为秘密主,护持诸佛密乘……
第六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具法华经中所说六根庄严……
第七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为世出世间大施主……
第八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为无上医王……
第九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居护法位……
第十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 ,为摄受浊世众生故,愿如释迦世尊五百大愿取娑婆。为摄受浊清净众生故,愿如阿弥陀佛四十八愿取极乐……
伏愿上师,三宝,于真际中,照知我心,悯我苦恼,念我愚诚,纳我微供,满我大愿……”
发愿毕,复念一首发愿偈,表明舍身命供养三宝的大悲大愿:
如来出世我沉沦,如来灭后我为人。
今将身命供三宝,为证菩提度众生。   燃心供佛忘我献身1935年农历

     
319日,观音菩萨成道日晚,普钦法师,将自己胸前肌肉割开,把灯芯草插入带血的胸肉上,做成一个茶碗口大的灯炷,用面团做成圆圈,圈于灯柱的四周。

普钦法师仰卧在海参会寺大殿供台上,胸前面圈内灌满菜油,点燃灯芯草,燃心供佛。
全寺四众弟子,齐集大殿诵经念佛,含泪求佛加持这位舍命供佛、悲愿宏深的高僧。祈愿这一惊心动魄、稀有罕见的奇举功德圆满。
当时正什酷署伏天,烧得胸肉吱吱作响,皮焦肉绽;灯焰霍霍有声,高达四尺许,整个大殿亮如白昼,从黑夜到拂晓,通宵续明。
普钦法师,承佛力加被,龙天护佑,妄心已除尽,宿为已全消,证得三轮体空,心能转境,道业已成。此刻仰卧在供台上的,只是一具四大和合而有的肉体,而法身已化为一句佛的名号。
次日早晨灯熄,僧众们见普钦法师胸前肌肉已经烧焦,肺腑历历在目,停止了呼吸。火速求医,医生见状叹息道:火毒攻心,尚无法医治,何况这等状况,实无回天这术。经再三请求,才勉强答应尽力治疗。并说:如能把他抢救回来,我也相信三宝威力,愿皈依佛门。
真没想到,数日后,普钦法师竟然苏醒过来,并逐渐康复,胸前留下一个大疤痕,宛如一朵多瓣的莲花。印证了佛在《楞严经》里的开示,若能转物,即同如来。
舌血书华严慧命护正法
普钦法师,视佛法如生命,决心要以自己最珍贵的舌血书《华严经》,表达自己对佛法最崇高的敬意!
当师在上海浦东海会寺圆通关房闭关修持,徐徐经行,到三业清净,便缓缓坐下,静默片刻,微睁又眼,略仰头颈,翘起舌尖,轻顶上腭,用一根长约三寸的金针,刺向舌根部的两条青筋,一针、二针、三针……刺出的鲜血滴入基手托着的金制小钵里,用针尽力周匝搅动,除去血筋,然后把钵放在桌上,端坐闭目,默默止静。随即展开宣纸,手执羊毫,毕恭华敬地平缓运笔,一丝不苟,专心用意,第一画一字,都超越神韵。
《大方广佛华严经》字体工正,大如核桃的正楷字,鲜红光亮,夺目摄心。看着看着,你会情不自禁双手合十,拜倒在地。
普钦法师所刺之血,不是手指血、身臂血、或胸前血,更不是心以下的血,而完全都是舌血。舌为心苗,舌血写经,更能表达赤诚之心。
法师写经的舌血,全属纯血,没有掺合金、墨、清水或朱砂。
一般要求刺舌血前数日,须减食盐,而普钦法师在血书《华严经》整整七年中从未食盐,以至体乏力衰,正什壮年时期,满口牙齿竟全部脱落。
写经用的舌血,随刺随用,用多少刺多少,从不留存待用。如遇血凝,用生姜研磨后又可继续使用。因此,普钦法师的舌血极纯,无异味,无腥臊,写出的字颜色鲜红不败,直至几十年后的今天,不仅未显乌色,且呈现出发亮的金黄色。
普钦法师燃心供佛以后,三宝加持,接受供养的全是质量上好的宣纸。写时既不渗透,又省血,且白里透红,格外显眼。
普钦法师舌血书《华严经》七年期间,除特殊情况外,每日必刺必写,牙齿全部脱落,血液日渐减少后,有时刺舌根数十次竟无滴血。他便在佛前悲泣顶祀,恳求加持,再起刺血,出血已,又复恭敬书写。
信众看见法师血书《华严经》长达七年之久的决心和愿力,赞叹、钦佩、更为景仰、无比崇敬、赞誉血书《华严经》是:
悲心宏愿的结晶,真如自性的流现!
      血书七年终成就腊八燃指供世尊
普钦法师,自1935上在上海浦东海会寺发十大行愿之后,血书《华严经》,先后在上海海会寺、龙华寺、杭州花坞和天台山闭关,后又返杭州灵隐寺,抗日战争爆发后经江西去武汉回成都,时间长达七年之久,到1944年冬月17日,终于在四川中江县柏妙山写经功成圆满。法师为了庆祝这桩道业成就,决定在释迦牟尼佛成道之日,腊月初八日,燃指供佛。
据一般认为,写血经圆满要在120天之后,才能燃指供佛,而普钦法师完成血书《华严经》还不到一月就要燃指,对此异议不少,而更多的是担心和爱护。
有的说:刺舌净血长达七年之久,马上又要燃指,十指连心啊!会不会……法师说:你们怕我会死嗦?本来就无生无死嘛!要说死,我早已死过了,可是报还没有偿尽,放心吧!
又有人提醒:法师是虚云、太虚两位大德座下的著名高徒,燃指要慎重啊!
法师说:什么著名高徒啊?!财、色、名、食、睡,地狱五条根!他一边说着,一边经过回廊,从容地步入大雄宝殿。
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名古刹。腊月初八日这天,举行隆重的盛大法会。大雄宝殿庄严肃穆。维那赞礼毕,高声宣布:今乃本师释加牟尼佛成道之日,因缘殊胜,普钦法师为血书《华严经》圆满,专程来我寺燃灯供佛!
普钦法师肃立朗朗上述:愧僧七年前曾发十大行愿,燃心供佛,刺舌血书《华严经》,今已圆满完成,特来贵寺自愿燃指供佛。
顿时整个殿堂万人声动,齐声响起一片庄严的佛号:南无阿弥陀佛……
普钦法师伸出左手,用浸过菜油的布,把无名指全部缠住,用绳子紧紧捆扎,扎断血脉,再用剪刀把指尖剪破、剪烂,趁渗出鲜血时,把捆成一支的灯心草插进肉皮里,被血粘住,成为灯炷,又用糊状的面粉做了凹状的小窝,圈在指尖灯炷的周围,倒入菜油,点燃灯芯草,手指便燃烧起来。
普钦法师至诚恭敬地跪在大殿中央,面向释迦牟尼佛像,左手曲举,右手置于胸前,双目微闭。他不知道有人在向指头面圈窝里加油,也没感觉自己指头正在燃烧。虽然全殿僧众正在为他跪念八十八佛,他竟毫不知晓,仿佛进入定境。
整整近两个小时,普钦法师左手无名指缓缓地烧到根部,整个手指已被烧成灰烬,而他的法体一直是安详自在,如如不动。
僧众们口里持着佛的名号,围绕着平静泰然的普钦法师,一一地道贺礼拜!
事后,能海法师得知,赞叹不已。说:戒兄论声望不及于吾,布景化修行的成就,吾不及于汝也!
燃指供佛后,普钦法师即去康定,恭迎根桑泽程活佛,于腊月下句到达中江,印证他血书圆满完成的全部《华严经》,总共八函、八十一卷。因字较大(核桃字),经书的体积亦增大,每十本装一箱,共装了八箱。在当时,是我国第三部稀有珍贵的血经法宝了。
另外还血书《普贤行愿品》、《药师经》、《普门品》、《金刚经》、《弥陀经》等单行本佛经若干部。

   辟荒建茅蓬农耕沐禅心
在我国佛教历史上,有很多高僧大德,他们的道业成就,都是走的农禅道路,主张自耕而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修行的人,非常珍视惜福,简朴,心里总是想到修福,如何才不折福,保持三业清净。

普钦法师在完成血书《华严经》后,于1945年秋,带领徒众,向四川通江、南江、巴中三县交界的圆顶山进发。四十年代,这里路断人绝,通往山顶的一条三里长的小路,人称九弯九倒拐,全被半人多深的茅草、荆棘覆盖。法师领着三十余人,持斧头、锄头、镰刀、背篼、箩筐等工具,在乱草荆棘丛中,苦战七天,开通了这条断绝了多年的陡坡路。
第八天,沿着新开的路登上山顶,极目远眺,茫茫云海一片。山顶上有一小庙,九弯九倒拐下面,有一大坪,坪的周围的许多岩洞,洞旁多有泉水潺潺。这里长时与世隔绝,不仅无视了城市,就连赶一个乡场,都要走四十里山路。小庙一殿和两间耳房,因年久失修,破烂不堪,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大家稍事休息,换上棉衣。
普钦法师高兴地对大家说:这几天就算是修苦行开课了。你们觉得苦不苦?
大家都欣慰地说:不苦。
你们知道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吗?
大家不知如何回答。
普钦法师亲切地说:其实很简单,一个人能吃得苦,才能断绝贪、瞋、痴;能过清苦的日子,生活不求享乐,才能激发道心;道心不退才是真正的修行。启示徒众要以苦为乐。
修补庙宇,采割山草,搭建茅蓬,用葛藤捆扎木条做床,晚上用松树皮作照明,山上砍回的松树放一夜,树皮就可以出油,把树皮放在一个铁网上点燃,烧得吱吱地响,火光耀眼,像电灯一样。
荒地肥沃,开恳出来后,种上了土豆、萝卜、白菜,一日三餐以土豆加玉米糊糊为主食。种出的土豆又大又好,用小磨推成粉,做成糊糊亮晶晶的,吃起来比藕粉还香。两年后,还种了油菜,吃上了油。
普钦法师要求大家一定要惜福,衣食住行都要节俭,哪怕滴水,也不可以浪费。
全年里,夏天种地、冬天纺纱。每天白天劳动、早晚功课、诵经念咒、修法。在耕作、割草、推磨等劳动中,大声唱念,法喜充满。
普钦法师在圆顶山,同徒众们同甘共苦,经常在劳动中讲家禅、讲密勒日巴苦行的故事。要求大家要以密勒日巴为榜样,自食其力、自修、自耕、自种,苦吃、苦住、苦修,要吃得苦,经受得住磨难,才能消业障、了生死、证菩提、度众生。他告诉大家,这次苦修,应是修学结合,以真修实证为主,通过苦行苦修,打下一生修行成就的基础。
四年来,参加者农禅苦修的三十多人,各自都有不同程度的道业成就。

  解冤报德重酬固辞
在普钦法师的经历中,流传着这样一段故事。据说在抗日战争前夕,上海法租界,有一亚东旅馆,经理王问樵的妻子,突然神经失常,胡言乱语,四处求治,群医束手。

王经理焦急万分,请教了很多的人,说是冤魂附体。便问:你是何人?与我妻何冤?
冤者附体说道:我叫唐素贞,前世被你妻所杀,今世一定要讨还命债!
王说:你追了我妻的命,于你何益?冤家宜解不宜结,冤冤相报何时了?经婉言相劝,冤者答道:应请高僧超度。
王经理说:龙华寺老方丈超度你,如何?
他不能度我。龙华寺里有一位刺血写经的僧人,叫普钦法师,如能得到他的超荐,可能解除我的痛苦。冤者说。
王经理到龙华寺访问,果有一位三十风出头的普钦法师。回家对冤者说:这位师父好倒是好,就是年纪太轻。
年纪虽轻,但名利之心已尽,其心清净,他能度我。冤者说。
王经理再去龙华寺,叩关恭请普钦法师。
我修持还很差,又正什闭关期间,静心血书《华严经》,实难从命,可另请高僧。婉言推谢。
师父,你是得道高僧,可怜可怜我的妻子吧!请你老人家救救她……”
什么高僧,我乃苦行僧,惟求心清净而已!
正是正是,那冤者就是说你老人家名利心已尽,心很清静,才能度她。王经理说。
普钦法师了一志,悲心顿起,答应为其超度。便在关房内设灵位诵经超度。三日后,冤者托言:的痛苦已减轻八、九成了。冤者对王经理托言:如能介绍我在那位法师座下皈依,不但前世冤分可解,而且感恩不尽!
法师得知,满口答应。夜间,法师在冤者灵前按三皈依仪式传授三皈依,赐法名通灵。
当夜,法师梦见一女,在座前频频礼拜。并说:蒙恩师超度,无以报答,今后在一千里以内,只要师你呼我三声,我就来应命。
不久,王妻的冤业病竟然完全好了!王经理忙去拜谢救命恩人,供养普钦法师银币二万元。普钦法师笑道:连通灵都说我名利心已尽,难道你……”王经理忍耐不住忙跪下说道:我当然知道,这并非法师为名为利,而我的一片敬意,如实在不收,我就长跪不起。
请起,请起!普钦法师扶起他来说:那就全部转供养龙华寺。说毕,送客,闭关。
王经理站在关门前,流下感激、崇敬的热泪,伏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把二万元送往龙华寺庙上。
当时,普钦法师超度亡者不收分文的消息传开,在上海引起了轰动。恭敬者、仰慕者、那奇者纷纷前来拜望,争相供养普钦法师。龙华寺和法租界两寺,都来恭请出任方丈。
普钦法师一心扑在血书《华严经》上,为了回避干扰,只得很快离开上海,退避杭州花坞,继续闭关写经。

    

       以医济世行菩萨道
1951年,普钦法师从贡嘎山回到成都后,悲悯众生疾苦,即刻投身于医疗事业。先后投了几位老中医参学进修后,便开始面向社会行医。在短时间内,治愈许多常见病、多发病、还奇迹般地为患者治疗了不少疑难杂症。传扬出去,每天来就诊的人越来越多,从早到晚12点,有时要看100多号病人。
普钦法师对病人慈悲加持和精心诊治,为慕名求医的病苦众生解除痛苦。当时盛传普钦和尚医术高明,什么病都能治。
以医济世,这便是普钦法师步入他的第八大愿:愿我来世,行菩萨道,至成佛时,常为无上上医王。
五十年代,普钦法师先后在成都武圣街十方堂、冻青树街上全堂和祠堂街等处给病人治病;1957年到隆盛街市卫协中医门诊部诊病例。普钦法师把修行融汇在治病当中。他经常对弟子说:医生要有清净心,要有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我们给人治病,就是为解除众生疾苦,既在利益众生,又在弘法,你们在看病中要好好修行。一定要达到人我皆忘,要过到无施者、无受者、无所施之法,三轮体空这种境界。这样,自利利他,于病人有益,于自己也有益。
普钦法师在上海闭关期间,得知居士马宝森的母亲病危,割下自己臂上一块肉,以法加持给马母合蕴含服用,以解危厄。这确非一般常人之所能及。

    

       功成圆满庄严示寂
1959年,普钦法师条自把全部血书《华严经》寄到北京中国佛教协会,装释迦牟尼佛舍利塔藏。其他法物也另作了安排,寮房里显得空空的。他平平静静地对弟子们说:明年我就要走了。他说得是那样的轻松。但是,弟子们听到了这话,却如同晴天霹雳!
1959年秋天,普钦法师住成都里仁巷一个四合院内,幽然安静。弟子们争相询问,师父回答得那么轻松:来也是空,去也是空,有缘就来,缘尽就去嘛!
时间本错觉,人生本无常。
弟子们感情上不能接受,师父,你不能走啊!竭力挽留。
好,好,好,明年春天不走,最迟冬月也要走,你们有啥不懂的地方赶紧问嘛!
1960年农历2月,当时在康定的弟子通宗师接到普钦法师的信,通宗:自此以后,再不要给我寄钱财之物……愿你抱定宗旨,不改前志,抓住本法,现生定能成就,多为人民服务。通宗得知师父预知时至,双泪俱下。
1960年农历3月初9下午,肖妙文赶到成都里仁巷,师父躺在床上,上前轻声叫:师父!不见答应,赶紧把脉,六脉俱无。仅尚存体温。经医生检查,吩咐立即送医院!次日晨妙文赶去医院。值班医生说:你是来看你们师父的吗?他走了!医生说:我来查房时,他还对我微笑、点头,我先去查另一个病人,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说你师父走了。
普钦法师的遗体,一直身柔顶暖,面色如生。几天后,送成都南郊近慈寺火化。
火化后的骨灰呈五彩色,不计其数的小绿珠珠满地滚动,能拾得起来的舍利了都是五彩色,呈不规则状,半透明体,其中有三颗比黄豆还大,光滑润泽,宛如玉石,还有淡蓝色、粉红色、白色,尤其有一块直径为四厘米左右的雪白色顶骨,呈现五彩色的丝状纹路,红绿色最为显著。
随后,由弟子唐妙衷负普钦法师灵骨去五台山,厝于广济茅蓬普同塔内,留经后世作为真修成就的实证。普钦法师1960年农历3月初9日示寂,世寿五十五岁。
     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笔者早在童年时代,变曾亲自见到过普钦法师,和他亲近,听他讲经,亲眼看见过他胸前燃心供佛留下的疤痕,燃指供佛后的残指,以及手杆上,头上燃过香的疤痕。因写经刺流舌血过多,说话字音不清。每天上午闭门修持,下午升座讲经,除当地很多信众听讲以外,还有好多外地远道赶来参加听计的信众,知道很多普钦法师的故事。
普钦法师的苦修实悟,大喜大舍,燃心供佛,一腔心血,化作鲜红佛经宝典,真是感人肺腑,令人惊心动魄。广大群众敬佩香五体投地。尽管时间已过五十五年,但仍历历在目,好像是昨天才发生过的事。一直在想把所见所闻形成文字,奉献给今天的学佛大众,但又总觉得还缺少些什么。
1998年放寒假后,笔者专程去四川乐至县报国寺,一是拜望昌致法师,二是代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华川老师写《当代百位法师访谈录》采访昌臻法师,谈到普钦法师,得知昌臻法师亦是当年普钦法师的在家弟子。
早在1951年,昌臻法师(俗名张耀枢)率一家人皈依普钦法师并曾得到普钦法师的亲切教诲:你家祖辈善根深厚,你们兄弟姐妹都皈依三宝,这是很不容易的事,要晓得,佛法是难闻的妙法,你在家庭是长兄,给你取法名叫妙首,是众妙之首的意思。希望你带领全家好好学佛!
昌臻法师提供了丰富的关于普钦法师材料,使本文更充实更具体。
时光流逝,不觉已过四十个春秋,但普钦法师的光辉形象,始终活人们的心中。他的出家弟子发愿为普钦法师的四川省仁寿县报恩寺、黑龙潭风景区陈大山华严顶上,建造一座华严普照舍利塔1998年积极筹备施工,现已竣工。巍巍宝塔凌空屹立,供世人景仰朝拜。仰望宝塔,犹如普钦法师的慈容再现。
普钦法师的一生,也正是修行人的灯塔,只要你沿着他走过的路走下去,你也会获得和他一样的成就。创学佛人的榜样。
啊!请不要误会,不是让学者也去燃心燃指刺舌血……勉强去做那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如达摩一叶渡江)。而要学他的精神,他内在的清净心。所谓:一念净心成正觉
身口意三业是否清净,是实修最根本的衡量标准。有人本来就个学得很好,听别人乱说修什么什么功生病可以不吃药,妄念一下就被引发了。再有,一些不正经的人,专出一些歪歪点子,叫别人这修那修,去迎合一些人的好奇心,把别人的清净心搅乱。更糟糕的是把这些不正之风都说成是学佛,使佛教蒙受不白之冤。
普钦法师的一生道业,始终贯穿着一个正字,正知、正见、正解、正行,抵制歪门邪道。我们要学习他的崇高精神,把正气发扬光大!
普钦法师血书《大宝广博善住秘陀罗尼》咒轮

普钦法师血书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