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照妖镜

慈悲的照妖镜

 

最近大家为陈宝生的事提出不同角度的看法,有的人揭露他佛学经律论基本一窍不通,有弟子陆续揭发他的种种恶行,如此人竟然可以冒充圣者这么多年,令人感到震惊不解,这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陈宝生的变质正是无常的示现,在他拜师 27年后,为另揭魔王旗杆而背师离去,正式脱离 佛陀教法,此非佛法对不起他,是他辜负了佛法的栽培!因贪瞋痴甘心做魔行的奴隶,此谤佛离经叛道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因果太可怕了,太可怜了。
为什么27年来,跟随陈宝生这位脱离菩提心行之师,竟然没有弟子敢为维护正法、为脱离邪师而早日勇敢的站出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当初多番提示告戒,无奈可怜的众生终竟被无明所盖障,跳不出魔掌的漩涡,这也是因果。

在邪见充斥的末法时期,我为许多所谓的修行者,没有把《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浅释邪恶见和错误知见》当作是一本明鉴的法宝,没有真正将之活用者感到惋惜。我深知不学习《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浅释邪恶见和错误知见》者,可能和自己当初一样,误以为那只是一本结缘品,只因误认为内容浅显无奇,便不经意地搁置在一旁,因此就无法与佛陀隐藏在浅显白话文中的苦心教化相应,当然也就与深奥透彻的如来正法绝缘。这就等于是放弃了 佛陀赐给每一位佛弟子,用来保护慧命的一面照妖镜,也如同自己脱掉一件护命盔甲一样,让自己暴露在危险中而不自知。

有幸我从不放弃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在法音中, 佛陀以身作则,展现真正的大悲菩提心行来感化我们这些芸芸众生,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讲究的是实修实证,无私利益一切众生,他发下的愿力是:「众生的一切造业罪过由我承担,我种的的一切善业功德全给你们。」我们从佛陀的的回春对照法相中了知,唯有佛陀能够如实语,能以自他交换菩提黑业法,真正实践愿力。
法音中一再提到所有成就者皆依正知正见而修行,点醒我重新珍视这本法宝,原来它为正法不断的放出无私慈悲的光芒,期盼与每位有缘众生结缘,这正是佛陀的大悲愿力,无奈世人总是追求刻意打响名号的名牌名师,反而不计较其实质内涵,直至有朝一日,后悔莫及,其实就是自己骗了自己,只盼能早日回头是岸。

在历史的长河中,出现过不少类似陈宝生的案例,有公然灭佛谤佛的,有烧毁佛像佛经的,这无一不是因果,可见在末法时期树立正知正见是倍加重要的,也就更深层的突显《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浅释邪恶见和错误知见》的珍贵,其中每一条教戒都是真实不虚的一面照妖镜,不但可以用来鉴别邪师,也可以用来反照自己是否误入魔道而不自知。

经历了多次的无常变异,相信屹立不摇于狂澜者唯有正法,拥有正知正见的佛教徒就是正法的中流砥柱。暴风雨过后,我们终究会更明白, 佛陀给我们的这一面捍卫正法的照妖镜是无比的慈悲,它只希望恶人改邪归正,希望善良的人不误入歧途,希望迷惘的人能远离邪恶错误知见,只要依正知正见而行,必能再次与光明的正法重逢相遇。

 

惭愧佛弟子 湛蓝 合十

 

 

不是离开 佛陀或栽赃的问题,是没有依教奉行以致偏邪之故
最近看到许多关于揭发陈宝生的事情,也看到了他的弟子义愤填膺对外发布了长篇辩驳言论外,更是逐条提出了对世界佛教总会与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爷的诸多质疑文论,在看过那些长篇辩文之后,我最大的感受是:「完全没有闻法的一群人!」而所谓的闻法,当然指的是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开示的如来正法。

我是一个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的徒孙,还是一个满身贪瞋痴修行没到位的凡夫俗子,但我知道如果我不依照佛陀师爷的教法精进修行的话,根本别想成就解脱。为什么我知道只有恭闻 佛陀师爷开示的法音依教法实修才能成就呢?且让我先说说我的恩师吧!

跟随我的师父已经快七年了,很有幸的在最近几年里常有机会能亲近师父,接送他从这个佛堂赶到下一个佛堂进行法务。在佛堂与佛堂的往返路上,我们几位陪同的师兄姐总是抓紧机会就请示法务或有关自己修行遇到的问题,然而令我受益最多,影响我最深的却是师父平常中自然流露的言行。记得刚进佛堂不久,得知在大陆读书的表弟忽然晕倒在自己的住处被送进加护病房多天未醒,于是共修当日我急忙将表弟的事情呈给师父求加持,师父答应我会为帮助表弟,共修后师父便又赶回台北为其他法务而忙。就在共修后的隔天,传来表弟刚刚清醒的消息,我既惊讶又高兴,实在很想马上回报师父这件事,但师父还得等到下周共修时才会再来佛堂了。我就这么忍住了兴奋的情绪直到一星期后,利用陪同师父搭电梯上佛堂共修之际,难掩兴奋的报告此事:「师父!上星期共修后的隔天我表弟醒了!感恩师父加持!」结果师父马上看着我说:「那是他自己的福报,跟我没有关系。」这是我初入佛门,恩师给我的修行榜样,令我印象深刻。

接下来,我要分享的是一件去年才发生的事。

那天师父来带领我们共修后一如往常将赶往另一个城市的佛堂带领当地的师兄姐们共修,我们很幸运地得到师父的应允能开车送他,一路上我们与师父闲话家常,就在快抵达佛堂时师父突然说:「我们先去买个便当吃一吃再进去佛堂。」当下我愣住了!心想:「师兄姐一定准备好晚餐要等师父用餐了。」但师父的指示我们也就照做。于是我下车买了几个便当回到车上,将车停在离佛堂不远处的停车场里,然后摇下车窗与师父坐在车上吃着一样的便当。就在大伙低头扒着便当时,师父对我们说:「我们出来做事,不要造成的别人〈弟子〉的麻烦。」听到这句话之后,我禁不住泛起了泪光,继续扒完手中的饭菜,当下我直觉那个便当是我吃过最有味道也是最感动的一个便当了。

这就是我跟随了近七年的师父,七年来我的师父总是不曾间断地苦口婆心告诫弟子:「我们要闻法正知见,这样修行的路才不会走错……。」还告诉我们:「如果师父犯错了一定要告诉师父,这才是真正的爱护师父……。」我的师父已经年迈,多年以来却始终南北奔波带领弟子闻法共修和传授佛法,常常我们不舍的想为他服务但都被拒绝了,因为他老总是担心带给弟子们在金钱上或精神上的压力和麻烦。师父总是告诫我们:「一块钱要当十块钱用……钱要留下来做佛事利益众生……。」我的师父是一个穿着旧鞋四处弘法利生的仁波且,也是一位严持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释迦世尊教戒弘法利生的弟子,更是我们这一群弟子修行路上的好楷模。

我的师父只是 佛陀师爷诸多依教奉行的弟子中的一位,证量比我师父还高的还有很多,分享师父的事情让我更清楚一个事实。陈宝生和我的恩师曾经同是佛陀师爷的弟子,然而却有着迥然不同的言行与修持,以我这样一个没有什么修持的徒孙来看:「如果说HH第三世多杰羌佛如同陈宝生和他的弟子所言中的不是,那么何以能教导出我们如此慈悲爱众的师父?!又何以有能传圣法给我的师父?!」 佛陀师爷法音也开示过,就算未入圣者只要他是“依教奉行”而且行德很好的人,我们一样可以去依止他修学的。

陈宝生和我的 师父之间最大的差异在于行德的「正」与「偏」,而行德的正或偏邪来源于有没有如实「闻法」如实依 佛陀教戒而行!

从他们质疑佛陀师爷的言论中,我可以明确推测出陈宝生和他的弟子一定没有闻过《无上殊胜法》,不然他们怎会不知因果会因修行而随时转变,即便如弥勒菩萨原本是要先召开龙华会比释迦世尊早一步成佛的,但由于世尊精进的多闻了一堂课的法后,把原来没有弄懂的法义全弄懂了,因而先在娑婆成佛了〈以上仅是大意,详细的开示内容当依法音为主〉,而此佛法上的大事因缘的因果转变岂是一介凡夫的我们所能知晓明了的啊!再者,陈宝生和其弟子一定也没有闻过《每个弟子必须听明白的一课》,那法音里头清清楚楚开示了关于供养的问题与真谛,如果陈宝生闻了如实而行了,他便不会讹骗弟子。如果他的弟子闻了懂了,那么也不会被伪师所蒙骗。仅就陈宝生撤下皈依境的妄邪之行来说,依我一个修行的小毛头徒孙看来,我敢断言他根本没闻过或根本没有闻懂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爷所开示的《了解真经义理必须实证德境》和《要完整地理解佛陀说法》,否则不会做出如此愚痴自断慧命和断阻众生成就解脱的魔行来。

可怜陈宝生的弟子,至今仍义正严词的为自己的邪师辩护,那些似是而非的长篇大论与质疑,其实正是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告示,告示着你们的邪师是多么长期的控制弟子,行欺诈弟子之实!你们义愤填膺反驳的字字句句更揭示出了自己所想跟随的是自己凡夫心识中那份对邪师的「义气」,而不是求了脱生死的「修行真谛」。你们指责群起批判的人是别有所图〈是!若说有所图,那我们唯一所要图的是你们能:回头是岸〉,而当你们以似是而非长篇邪错知见的文论辩驳和质疑的同时,恰恰正凸显出你们根本没有依佛陀师爷开示的方法用《128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去鉴别自己的师父是否可以跟随依止,所以才受此被邪师愚弄蒙骗的恶果啊!

回过头再用世俗的逻辑观点来看陈宝生的事件,我试想:一个人如果想要拜师学艺,那么在拜师后与师相处互动学艺了二十七年之久后,才发现自己拜错了师学错了艺,并且还反过来怀疑和批评师傅的诸多不是,那么这个人的资质也未免太过于驽钝了吧!居然要花上那么多年的时间观察才能发觉判断出自己所跟随的师傅是好是坏,这实在可笑又可悯!也不免让我用世俗的心态去揣测这个徒弟的心态:如果此徒不是过于驽钝,那么便是想骗学之人,又或者在师傅身旁已无法获得好处了,所以干脆来个毁坏师傅的名声,然后大言不惭的吆喝一帮不明就里的学徒一起走人另起炉灶。如果是我,再笨都不会跟着这样的人学艺,因为我不知道他哪一天又会忽然告诉他的学徒说:「学了这么久,我现在才发觉我们学这个不好,所以我决定带你们再去学其他更好的……。」,那我何时才有学成的一日!

当一群依教奉行的人忿忿挞伐陈宝生的邪行,那不是因为他要离开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另起炉灶,而是因为他不懂真经义理也未实证德境,却诳惑众生偏离如来正法和菩提正道,断送自他慧命的魔行,若任其魔行妄为推众生入恶道随其轮转,那么我就不是一个依教奉行的佛弟子了!

感概的徒孙
2017.6.13

转载自:http://blog.udn.com/mobile/f50cec8c/104654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