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何喜欢炒作贪官陷害羌佛的假案?他们是谁?

 ——驳“惟震学佛”诽谤羌佛《再揭露》之一

今年1月29日,新浪微博主@惟震学佛 (以下简称 “惟震”)发布长文章称:“对某某附佛外道诈骗集团的再揭露”(以下简称“再揭露”),肆意诽谤当今住世的真正佛陀——H.H.第三世多杰羌佛,肆意诽谤释迦牟尼佛及佛教佛法,种下了无边黑业和地狱种子。

为帮助“惟震”及其他邪见谤佛者能认识到自己的邪恶,救他们于地狱边缘,笔者将借反驳“惟震”《再揭露》的缘起,为他们一一剖析其邪见所在,愿他们能改邪归正。

“惟震”在《再揭露》原文(一)中说,对于义某高的通缉是否已经撤销?看看2015年对骨干成员的司法判决书,就应该知道所谓“2008年通缉已撤销”完全是谎言(图一图二)。并且在逃人员系统内还能搜到他的资料(图三)。连最基本的不妄语都做不到,还敢称“佛”,如此谤佛,真是不惧因果啊!  

“惟震”所言真是淋漓尽致的暴露他自己的法盲和无知,却不自知。

(1)从“惟震”所附链接可以看出,他所说2015年的“司法判决书”是四川中级人民法院对成都王某和卓某利用宗教名义诈骗众生钱财的判决。

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诈骗案判决,可一些邪恶之人却试图以此案件来证明“义某高诈骗集团”的存在,这真是一个可笑的逻辑。如果佛弟子行诈骗,就可以证明存在“义某高诈骗集团”,那么,当今佛教界如此混乱,诸多法师、活佛打着“释迦牟尼佛”的旗号,诈骗众生财色,他们都说自己在学习释迦牟尼佛的佛法,难道释迦佛也是这些邪师骗子的头目了吗?难道还存在一个“释迦诈骗集团”吗?谁若如是认知,必堕地狱。

“惟震”引用《判决书》中王某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所说“被通缉”,来认定某位佛弟子所说“2008年通缉令已撤销”是谎言。这是“惟震”的恶意曲解。其实“2008年通缉令已撤销”是指2008年国际刑警组织撤销对羌佛“红色通缉”的这个事实。

因为,国际刑警组织在经过长期深入调查后,厘清了“义某高诈骗案”真相。2008年6月11日该组织收到中国政府申请,主动要求撤销对“义云高”的《红色通缉令》,10月,国际刑警第72届大会通过决定,撤销了该通缉,要求所有国际刑警成员国不得以此案件滞留南无羌佛,并于2009年11月19日发专函给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明了整个过程。(详见下图)

国际刑警组织于2009年11月19日发专函给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明了整个过程,上图为函件英文原件和中文翻译件

而据海外媒体披露,这起所谓的“诈骗集团”案件,是中国“大老虎”,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某康和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陈绍基(后因贪污腐化被判死缓)等贪官污吏联手陷害H.H.第三世多杰羌佛而炮制的假案。详见媒体报道(《“大老虎”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相曝光》  https://dorjechang.com/8309/)。

再退一步说,即便某位佛弟子说了妄语,与羌佛有何干呢?“惟震”何以会发出“连最基本的不妄语都做不到,还敢称佛”的谤言呢?试问,现在那么多法师活佛居士在犯戒,在妄语,你“惟震”是否也应该反问释迦佛陀一句“那么多佛弟子连最基本的不妄语都做不到,你还敢称佛”?

“惟震”,你的逻辑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抑或你本身就是头脑不清,逻辑不明。

(2)笔者注意到,无论案件真相多么清晰,昭然若揭,但一些诽谤羌佛者出于各种目的,对案件真相视若罔闻,依然津津乐道于那份所谓的《通缉令》。这究竟为何?

因为在中国,只要说某某人被通缉,大众惯性思维联想到的是“此人犯罪”。诽谤羌佛者就是利用大众的这种惯性思维,通过不断炒作假案的“通缉令”和转发无良媒体的失实报道来混淆视听,尽其所能抹黑无上圣洁的羌佛,让大众误以为羌佛是坏人是邪教,以达到他们各自不可告人的目的。

殊不知,“通缉”只是公安办案的一个手段,而被通缉者要经法院机关的最后裁决后才确定是否真有犯罪,这是基本法律常识。而且,最关键的是,国际刑警2008年撤销对羌佛的“红色通缉”后,在中国公安内网“全国在逃人员系统”上是否还保存羌佛资料也无从知晓,无法公开。因为,那是对外保密的内部资料仅供公安机关办案时查询比对用。

而最为卑劣的是,某些邪恶之人采用图片PS的低劣手段,将“许藏宇”的《在逃人员登记资料表》移花接木为“别名:义云高”,还附上一张写着成都根本不存在的“汉路32号”的《逮捕令》来证明。

【具体事实详见《梁兴扬炒作PS的<通缉令>已涉嫌违法》一文】(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525801629417582 )。也就是“惟震”所谓《再揭露》(一)中津津乐道说“在逃人员系统内还能搜到他的资料”的图3、图4。

“惟震”等人大概不知,未经公安授权擅自将公安内网资料发布到网络上本身就是违规泄密行为,而参与传播经过PS的公安办案资料则是涉嫌传播“警情谣言”的违法行为。相信公安机关很快会对此做深入调查,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因此,奉劝“惟震”“梁兴扬道士”等人“别上魔的当”立即删除微博上的非法资料,否则必然“摊上大事”,好戏在后头。

同时,至今为止,无论中国还是外国,没有任何一家法院或司法机关对羌佛俗名尊称“义云高”做过有罪判决。所有诽谤羌佛者,包括你这个“惟震”,你能拿出任何一家法院对“义云高”的《判决书》吗?没有吧。既然没有任何判决,你们依据什么给南无羌佛贴上“诈骗犯”“邪教”的标签与“黑帽”呢?

可以理直气壮,非常坚定地告诉你“惟震”等所有诽谤羌佛的人,现在乃至未来,中国政府都不可能将南无羌佛列为“邪教”的。因为,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具有佛陀觉量,大慈大悲,普渡众生,利益社会的佛陀再来。

那些妄图给羌佛扣上“邪教”黑帽的邪恶分子,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无论你们怎么折腾,折腾到死,折腾到自己落入地狱,你们的邪恶目的都不可能达成。因为,佛陀降世“皆以大事因缘而来”,还有许许多多善根福德因缘具足的众生要依靠修学南无羌佛如来正法而解脱轮回,这种“大事因缘”岂是尔等蝼蚁鼠辈所能改变的。

(3)被通缉也好,被追逃也罢,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案情是否真实存在。一个被中国多位著名法学专家所否定,没有案件“受害人”的乌龙案,一个贪官污吏炮制的假案,会是真实的吗?

只有两类人会相信所谓“义某高诈骗案”:

第一种是低智商或法盲者,他们缺少基本分析判断力和逻辑思维,无视因果,人云亦云。

第二种是恶意为之者。他们为反对而反对,为污蔑而污蔑,为诽谤而诽谤。这第二种人最喜欢以此假案说事,拿《通缉令》代替《判决书》,拿涉嫌当事实,来无休止的诽谤南无羌佛。

他们之中有的是当年参与陷害南无羌佛,目前还潜伏在国家机关的“周大老虎”残余势力,他们极度害怕当年的案件被平反,而暴露他们的恶行受制裁。

他们之中还有波旬魔王子孙或假活佛、邪师骗子及其座下不分正邪的弟子。羌佛正法的光明让这些邪师骗子的邪说和骗术暴露无遗,他们自然心生嗔恨而诽谤羌佛。

“惟震”,你是属于哪一种呢?请自己对号入座一下。不论你是哪种人,有个事实是存在的,你“惟震”不仅是法盲,而且是“佛教白痴”,你的微博内容处处诽谤本师释迦牟尼佛自还不知,可怜透顶。

欲知“惟震”对佛教无知到什么层度,他的哪些言论诽谤了释迦牟尼佛,请看下篇分解剖析。(未完待续)。 文/郑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