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邪显正】从陈恒宝生修“白财神法”看“恒生弟子”贪欲丑态,妖骨本相

从陈恒宝生修“白财神法”看“恒生弟子”贪欲丑态,妖骨本相

昨晚,一位师兄发给我一段手机视频,录制的是陈恒宝生春节期间在台湾道场举办“白财神法会”后举行春节狂欢的场景。节目丰富,场面疯狂。这让我一下子想到了一句话“想让你灭亡先让你疯狂”。

近十年来,陈恒宝生在台湾,每年春节都要举办2-3场 “财神法会”或“观音大悲加持法会”来敛财和吸引新人皈依。可是2017年春节期间,陈恒宝生突然停开法会,此间奥妙他自己心知肚明,因为自2016年10月起,他就已经决定要背叛第三世多杰羌佛了,既然背叛佛陀了,他从第三世多杰羌佛那里学来的“白财神法”自然修不起来,法会开了也白开,不可能会有“白财神”法驾现场的。但2018年春节的“白财神法会”是必须要开的,明知今年法会如白开水,他咬着牙也要开,原因很简单,自从去年6月3 日公开宣布背叛第三世多杰羌佛以来,随着大量揭露他邪恶、佛教外行、侵吞救灾款、性侵女弟子等系列丑闻被不断曝光,他座下曾经浩浩荡荡的万人团队,而今只剩不到几百人了,如果再不开个“财神法会”来迎合弟子们的求财心理,聚拢人气,他苦心经营了20多年的“敛财王国”就要彻底瓦解,一夜间崩塌了。别无他路,只能厚颜无耻了。

他一面继续蛊惑弟子肆意诽谤对他恩重如须弥山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另一面却又要用南无羌佛曾经传给他的“白财神法”做幌子,欺世盗名,愚弄弟子,骗取钱财。这就是“上嘴唇顶天,下嘴唇顶地”陈恒宝生,可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众所周知,陈恒宝生追随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学佛27年,他所能修的所有法都是在佛陀那里学来的,包括曾经被佛陀呵斥偷学而来的“曼达供”。2011年在香港举办的“世界和平大法会”公开播放过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给恒生传授“白财神法”的录像。而今既然他陈恒宝生离师背道,欺师灭祖了,他所学的所有佛法,包括“白财神法”自然已经失去了传承,还哪里有“白财神法”存在呢?

为此,可以断言,陈恒宝生今年所修的绝对不是真正的“白财神法”而实质是“白无常法”或“必破财法”。如果恒生弟子不信,你们可以等着看,就在这两三年内,凡是参加了这场法会的人,除了福报底子特别厚的少数人以外,像“东方”类的淫妇们,不是见血光之灾就是破财倒霉,这不是我的诅咒而是你们必报的因果定律,想躲都躲不了的。犹如“观音大悲加持法会”,如果没有传承,没有放生结行,没有大悲利他的心来修“观音大悲加持法会”,这个法会就会被邪魔接管,面上看也会有不同程度的异相反应,实质上不是观音菩萨到现场加持大众,而是群魔乱舞,鬼魅横行,参加法会者必然是黑业缠身,获得霉运,乃至日后会突然暴毙身亡。法义如是,因果昭然,不得不提醒众人警惕,小心甄别真假“观音大悲法”。

据说陈恒宝生邪恶集团在国内的“残部”大约200人参加了今年的“白财神法会”。而这人数与陈恒宝生去年5月在香港接见弟子时的1500人也出现严重“缩水”啊。 “财神法会”现场依然是老惯例,让弟子们缴纳500元费用后,大家各挂一个“财宝袋”草草收场,回去了事。

我们再透过手机拍摄的视频,来看看陈恒宝生邪恶集团的春节联欢。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台经过精心策划和排练,以“感恩的心”和“花开富贵汪汪汪”为主题的“恒生春晚”。节目前后不断迎合恒生弟子贪求福报,梦想发财的心。节目风格沿袭传销企业年会特点,既有抓钱舞,也有街舞,既有热闹狂欢又有煽情感人,还不忘通过节目歌颂一下“上师的慈悲智勇”。

“恒生春晚”的节目演出现场就是在陈恒宝生的台北总道场,也是他的魔宫总部,也是他设有密室性侵控制女弟子的淫窝。而就在“恒生弟子”们疯狂呼喊、叫嚣的舞台后面则是供奉着释迦牟尼佛等佛菩萨像。在这样一个庄严清净的佛堂,仅通过设立一块晚会背景挡板,就表演各种摧人贪欲,疯狂街舞的节目,这难道不是在直接挑衅释迦佛陀,侮辱诸佛菩萨吗?又有哪个谁敢在清净道场如此放纵呢?只有妖魔敢。魔就是魔。据到台湾参加联欢后清醒过来的刘姓弟子说,整个现场看上去就很闹,加上高分贝的街舞音乐让人心烦意燥,更像群魔乱舞。

最为可笑的是,在陈恒宝生弟子导演的《感恩的心》合唱配手语的节目中,他们的旁白是这样说的“我们经历这一年的风风雨雨,才看懂上师的心,才学会珍惜,感恩上师师母纵使历经磨难对我们这些愚痴弟子仍然慈悲不变,不离不弃,我们何其有福,末法时期能够跟随慈悲智勇的圣者之师,我们世世跟随大宝金刚上师,直至福慧圆满”。

这段旁白难免让人笑掉大牙。这些恒生弟子果不其然有一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愚痴。其实不仅愚痴,简直是愚痴透顶了。200多个有着“妖骨本相”的恒生弟子确实被陈恒宝生的“智勇”收拾的服服帖帖,让这些愚痴透顶、贪求福报的弟子们以为只要通过共修念诵《妙慧童女所问经》就可以增长智慧和福报了,让他们以为真的可以“2018汪汪汪”了,真的可以走向“福慧圆满”了。

只可惜,“恒生弟子”们忘了,他们的所谓“圣者之师”只是一个经教考试只有18.5分的佛教外行;只是一个连70斤重的金刚杵都无法举起来的虚残之身;只是一个将200多万地震救灾款中饱私囊的邪恶之魔;只是一个以药物迷奸女弟子的禽兽色狼;只是一个靠收弟子供养,欺骗弟子钱财挥霍的奢靡之徒。

可怜的恒生弟子,你们能告诉我,你的上师“圣”在何处吗?能告诉我,你的上师自己都没有“福慧圆满”,要靠欺骗你们的供养来过日子,何以带你们走向福慧圆满吗?如果说以前是陈恒宝生在欺骗你们,而现在则是你们自己在欺骗自己,自己麻醉自己吧。

与其说 “恒生弟子”很愚痴,还不如说,那是本相,是妖骨本相。抑或在多生累劫前他们就在波旬魔王面前共同发过愿力,此生要追随陈恒宝生来到这个世界破坏第三世多杰羌佛如来正法。因此无论圣德大德们从什么角度去剖析陈恒宝生的邪恶,无论多么淋漓尽致的揭露陈恒宝生种种罪孽的确凿证据摆在面前,这些恒生弟子打死都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这些事实。他们的“妖骨本相”与他们诽佛谤法的愿力相应,推动着他们像从疯人院里跑出来的疯子一样,满口语无伦次、淫秽呓语,处处肆意诽谤佛法僧三宝,侮辱佛菩萨。不是吗?看看《恒生弟子要说的话》系列,再看看到最近跳出来的淫妇“东方”的回复,没有一篇不是这个特点。

有佛弟子撰文反驳“东方”小妖的邪文,说她是“淫妇”。这令“东方”小妖好生不服,硬是再写一篇《回复》表明“说我是淫妇,有何根据?说没根据的话,就是诽谤!”。真是心造万法,自己诽谤多了,也习惯性认为别人在诽谤,她还真把自己当成是“淫荡之妇”了,竟然习惯性的把“淫”字联想为男女关系的“淫欲、淫荡”。事实上,“淫”者,多义字,既有指男女关系上不正当行为,也有 “过多、放纵,恣肆,贪心、邪气,迷惑”之解,比如:我们常说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这里的“淫”是迷惑之意。又比如:“女娲积芦苇以止淫水”一中的“淫水”指的是平地出的水,而并非“东方”淫妇习惯思维所理解的“淫欲之水”。小心女娲娘娘拉你“东方”去补天哦。“东方”淫妇,你的国语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另一方面,身为妇道人家的“东方”小妖写的文章处处充满邪气,恣肆诽佛谤法,称她是“淫妇”已经是客气了。换我来就直接说,陈恒宝生迷奸性侵女弟子应称“奸夫”,而小妖“东方”与其师傅铁血“丹”心,在其淫妇之名坐实后,她与她师傅是绝配的“奸夫淫妇”,当之无愧,好生领受去吧。

没有必要花笔墨去反驳“东方”淫妇所写邪文。因为疯人院跑出来的疯子是绝对不可能听人讲道理的!与“东方”讲道理犹如人对疯狗说话,说的进去吗?只有等待因果来收拾他们。是故,在未来,当他们遭遇一切现世恶报时,也没有必要埋怨陈恒宝生夫妇,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也都是他们贪欲之心的必然果报,

“尘归尘土归土”,在大浪淘沙,尘埃落定之后,那些该通过陈恒宝生助缘回归如来正法的佛弟子们已经陆续回来,而陈恒宝生最终也只是带着他的“法眷属”与一小撮小妖们“回归本源”,回到他们应该回的魔道上去。在未来,无论他们将“释迦牟尼佛”的大旗举的多高,都不可能会掩饰得了他们的“妖骨本相”,更不可能逃得掉魔道众生的结局:阐提重罪,无量劫地狱果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

文/慈心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