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展现之工巧明 – 书法 (一)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工巧明展显之 书法

本文选自《 多杰羌佛第三世 》

简介

古往今来,任何艺术或学科及其发明,都反映不了一个人的德品和学识,但书法却不然。而一个人在某一门艺术和学科或发明上的成绩所营造的光环,往往会遮盖他在学识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书道除外。书法,就像是一面立体透射镜,学问的深浅、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笔一画的运走中展露,无以遁形。且不说书法,就只是普通写字的好坏,对于一般人,也能看出他的文化水准如何。展观史论,从古至今找不到哪一个不具学识的人可以在书道上有所建树的。学识渊博不一定精具书道,但大书家必是学问书风双胞共存。尤凡历代书道大家,无一不是出于渊深学识之文学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怀素、何绍基、张怀瓘、岳飞,近有于右任等,个个都是学富五车的大文学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学识为书之栋梁,书之基石;德为书之格调,书之神韵,故书法必具双胞学体。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书法,脱俗无华,格高境妙。时而龙蛇走笔,转锋又童心天趣,平中见奇,飘逸自如,浑厚华滋。行墨连绵,气韵畅达,字势或雄浑矫健如龙跃天门,虎卧凤阙;或清新和雅如浮云飘冉,鹤翔松间;或朴拙率真,孩心无执。脱尽轻鲜烟火之气,收敛内含,俗染浮杂已然荡尽!正是「天质自然,韵达性海,故柔中见刚,华而清奇。」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书法能达到如此登峰造极的境界,全然来源于他博大的学识,精深的才华,当然临帖的功夫对于佛陀来说一挥体成,而扎实雄厚,方能自成大家。比如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初涉书门之时,即有传统草书的坚实功夫和博大学识的修养,我们见到书法的第一张,即是初学草书的功底,而以他自吟之七绝诗「华宫日月丽阳天,喜乘西风六月闲,故朋来从叭声望,始知暑气已冬残」何等诗句脱尽烟火之气,高风清奇,不染尘俗。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深居古寺,却以超凡的证量,发抒情怀,阐显寺庙虽一室之间却为孤隐清高,超凡脱俗,但却乐尽无穷豪华天籁,故吟曰:「华宫日月丽阳天」统率日月之天地,而会之人间福盛,一句「喜乘西风六月闲」点出了在夏日炎炎却迎纳清浴,乘驾佛陀西风之凉风沐体,心境无迁,闲于寂静,放展宇宙,轻安极乐,人我两忘,故友来临亦闻叭声所得,已与世超然,清净无为,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不记时日,应无所住,而世外人却茫然牵挂,登车奔马告诉HH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不是夏天了,冬天都快完了,古佛心有会意却莞尔一笑。由此境界,我们可见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之书法如何脱尽人间烟火之气,是真正的佛陀之书啊!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书法,汇聚五明之全面证德证境,方见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书以瘦金龙蛇无碍而写,更见神韵风驰,「翡翠玉」乃出仙风佛骨,彻底跳出三界外,岂然笑傲五行中,实乃非书之书,情怀宇宙。如「朗嘎罗布」之书,已脱前人笔墨而超前者,脱俗无华,功力深厚,似砸钗碎玉,且见钢打铁铸之风之「无我乃大成」,坚硬雄朴,锋利破皮之劲道,然而又内蕴俊秀,娟美温惬,确堪跃古腾今之书风格韵。 「小不点」,孩儿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布局摆章,非书而书,消尽烟火之气,内藏儒雅风魂。拜读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笔下的「圣」字,则又是柔刚相并,内力藏秀,外放雅韵。而「佛」字时,可谓名副其实,真正达到了古人论书功力之顶峰「傲雪松枝万古痕,笔力能抗千斤鼎」。

然而事实上,于实践中,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书法正是「基深内养,始行万里,感诸境入性,吸万物灵媚于合笔内情之间」而得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万物于佛手一掌之间。因而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笔下字字珠玑,遒润曼妙,无所不具,统诸家之长于一人之笔,怀万谷峻风而独笑毫端,岂可言喻!要龙飞凤舞,具之;要砸钗金石,已见;要柔中见刚,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韵清奇,内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炉火纯青,返朴归真,佛之书矣!

t01

华宫日月丽阳天 喜乘西风六月闲

故朋来从叭声望 始知暑气已冬残

云高学书 时在八二年赋之耳

原文网址:https://kknews.cc/culture/2m64n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