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师邪教让美满家庭变成蛇窟 羌佛正法渡满身伤痕的我回归圣洁家园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好日子,挚友云打电话约我和华一起吃饭谈心,见面才知道,今天参加的是好友云的离婚宴。她和丈夫东大学期间相恋四年,结婚九年,谁也料不到,匆忙间这段轰轰烈烈的恋情便结束了。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此时的云却全然没有一般人所料及的涕泪交流的哀怨之情,反倒满脸平静。

像诉说别人的故事那般,云向我们娓娓道来她爱与恨交织的婚姻历程。她的先生出生于所谓的学佛家庭,云本以为嫁给他一定会很幸福。婚后不久,她却发现了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现象——东的父母、兄长虽然每天念经打坐,烧香拜佛,奇怪的是时常容易因为一些琐事而相互指责,各不相让,甚至公公打婆婆,大伯打大嫂,家无宁日。更可怕的是,在这种家庭氛围的影响下,东出手伤云成了一种习惯,一种自然,并说这是佛菩萨打的,目的是要增加她的福报,打去她的业障,并拿熏香在云的身上左三圈右三圈地绕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美其名曰给她去邪。不知不觉中,云对佛教产生恐惧,对学佛产生本能的抵触情绪。常年下来家成了战场,时常因为双方各不相让而把家中锅碗瓢盆摔得满地狼藉。孩子起初吓得大哭,渐渐地发展到视若无睹,最后习以为常了。每次发起争端,任凭云怎样哭喊也无济于事……

云每日都处在崩溃的边缘。丈夫这样的学佛理念让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每天用佛教理论来教育她,指责她,鞭策她,俨然云成了邪恶的化身,并牵强附会说云的父亲不学佛,在济南车祸是遭报应的,说云的母亲不学佛血管会爆裂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画人画虎难画骨,相恋了多年,甚至把自己的心都献上去了,云这时才看清东是这样一个不敬老人不疼妇幼的伪君子。终于,在多次忍受、感化、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她毅然上诉法院,提出了离婚,用法律的武器捍卫了一个女人的尊严。因此,云今天的晚宴就是为了庆祝自己终于脱离家庭束缚,重新找到自由。我们真是为云的遭遇唏嘘不已。

由于因缘福报的成熟,我开始慢慢引领云闻听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看佛书,树立正知正见。尽管费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有一天,明白了些许佛理的云嚎啕大哭,内心无限感恩此生得遇正知正见的佛法,感恩值遇佛陀降世。她说,如果东早一天学到真正的如来正法,不被邪师歪理所迷惑,那么她们14年的感情怎么会走到尽头啊!一个好好的家庭怎么会支离破碎?!如今,孩子生活在一个失去父爱的单亲家庭,从小又受了那么多不良影响的熏陶,如果不用如来正法来慢慢引导他,那后果不堪设想!

云学习如来正法前后的经历和变化也让我大为感慨。想得人身已难于上青天,而值遇羌佛住世就不是什么“百千万劫难遭遇”的了。因为很长时间里我也是在师兄师姐的悉心引导下才开始闻听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学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什么叫修行》、《极圣解脱大手印》和《学佛》等佛书的。通过学习,让我慢慢明白学佛修行首先要树立正知正见,忍辱愧行,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佛陀反复教导我们说,无始以来众生皆为父母兄弟姊妹。身为一个真正的佛子,要把以慈悲喜舍为内容的四无量心先落实到身边的亲人中,从一言一行做起,从点滴做起。针对云的遭遇,我有责任尽最大努力做好她的助缘,争取让她今后引领东来学习如来正法,让他们明白因果的道理,缔造一个全新的人生。

真是邪师邪教毒人心,如来正法渡苦海。

 

作者:陈洁(戒定慧行愿功德会)                2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