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世音菩萨大悲心加持法会 — 殊胜无比现场感应追记

二〇一六年九月一日下午三点,在美国 旧金山华藏寺 大雄宝殿,大家终于迎来盼望了十几年的观世音菩萨大悲心加持法会,由现任住持上若下慧大法师主修法。

法会会场里有僧众和善信居士参加和护法。敞亮明净的大殿此时此刻素净平和,每个参加者分立在蓝色标识的宽松区域里。跟随主法师礼佛三拜持心行咒后,若慧法师简要介绍并提出对大众修法要求,随着一声指令出,大家闭目、宽肩站立并平举双手,进入状态。

无比感恩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的加持! 感恩主修法上若下慧法师! 让所有来到加持法会现场的僧众和居士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感应和殊胜的佛力加持。

加持法会开始不到一分钟,僧众释正定第一个不自主地开始摆动上肢体进入被加持状态;紧随其后的,是站在第一排的老僧众释正见也进入被加持态势,疏朗、法喜充满的笑声响彻大殿的每个角落。站立在在最后一排的两位老居士,几分钟后开始弯腰或轻松摇摆或有韵律地拍打着双膝腿部,她们是故意这样做吗?从法会后介绍心得感应了解到,她们各自都得到了观音菩萨和佛力的殊胜加持,原来长久不能过力抬举的双臂现在能举了,原来劳损的双膝沉重僵痛现在被佛菩萨加持治好了。还有一个居士描述说她得到观音菩萨杨柳枝洒下的甘露,肩膀痛顷刻间消失了。

我的法名是释正心,也是参加这次加持法会的僧众之一。我站的位置在第三排两圆柱中间,空间宽敞无比而我却自始至终地立在那里,纹丝不动。按一位僧长话说“像根木头处在那里!”确实,录像里的我外在看来,是整场法会没有移动丝毫没有姿势转换没有睁眼没有被外境干扰的一个。现在,我就来分享一些自己内在所得到相应与感应,以及被佛力殊胜加持的体会:

住持师父一声指令“开始!”我当时就感到了一股清凉贯穿洒遍全身。

初始几分钟还知道自己站在大雄宝殿里。前面僧长的笑声贯入耳际并回响不绝,接着身边的同僚倒地嚎啕大哭跺地板,这些都没有干扰到我清净的内心。“心外无境,念自不生。”这是开始反复出现于脑海的移动字幕。不知多长时间后,这些字幕消失得无迹可寻,身体只感觉清净、空掉了,接着左手没了,左手臂没了;右手没了,右手臂没了;接着左脚、左腿,右脚、右腿,眼眸、鼻子、耳朵都依次消失了。倏然间,身体化作一团白光腾空而上。上升中,感觉到身上的中褂(僧服)后摆飘起来,接着就穿行在蓝空与白云之间,先是看到了太阳,接着向前平飞行又迎来了月亮;从月亮下掠身而过的瞬间,眼前被披满的白光照彻,接着,弥漫虚空的紫色巨轮光由远而近地向我面前推来。我的眼睛被白色覆盖,抬头仰观,波浪似的白色是巨大无比的裙摆,再往上看有披到腰际的黑色长发,接着看到肤如凝脂的左手和脸颊,……啊,观音菩萨来了!是的,是观音菩萨,身带清风,在我眼前从右向左飘忽而过,用她温软合力的巨大手轻柔地抚摸了我举起的双手。我的脸展开美好的笑容。不知为什么,这时候的我从空中俯视参会的人员不在大雄宝殿了,而是在一个殊胜庄严的宫殿里,有美妙的梵乐回响。想要仔细辨认每一个人,却又不是她们。那些人和她们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远。

随后,我的双手缓缓下坠到腰部,接着汇聚合掌于胸前结了一个我从没有打过的手印。法会结束时,时间刚好停留在三点五十二分五十三秒。身心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愉和充盈。

志心顶礼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至心顶礼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令与会大众都得到相应受用,也感恩上若下慧法师的慈心利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