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了义经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了义经

 

  二○○七年七月。于美西洛城木屋房。三世多杰羌佛入于梦瑜伽三摩地。此时。有两位古佛致以圣礼。设丰宴待请 。尔时一古佛化为白发高僧。一古佛化为黑发高僧。三世多杰羌为便开示之称。故分别命名号为苍年僧和忘年僧。三世多杰羌佛如是说法。望众谛听。

于宴间苍年僧坐于我右侧席。忘年僧坐于我左侧席。我于中席落位。尔时忘年僧起示。我们今席宴上。来论佛性真相如何?苍年僧与我皆愿欲
论。

  忘年僧起曰。何为佛性真相?


  我说。无所住而立法。即是佛性。


  苍年僧却说。顽石初三相。即是法身。报化然其。


  忘年僧请我示法。何以了义?


  我曰。顽石无情识。故无三相。亦无有初相。唯在表法可喻立。实则缘起生。


  忘年僧请曰。顶圣如来。云何?为我等所解详尽。


  我曰。若说顽石有初相。初相依何得生?所生者何之为母?生之初是何体相?实则顽石无母而生。乃因缘和合所生 。红白赤青。共业具相为初。故未具身相前实则无相。无顽石立名。何来三相之初?此际不成其有顽石之相。因缘具生后。方得相立名之顽石。尔际已非初相。由是结其有为无常相体。故非佛性。时乃生相前如如而空。生相后无常幻体。由是空不可取。幻亦不可取。两元皆无所取。更当思之。初相之取何以切割?未立相前为空。已立相后乃有。早切则无 。后切则具。无者落空。具者落有。何来有之初相?若以毫端分之百亿万之一作有。有则非初。若以毫端分之百亿万之一作无。无则非初。故无佛性初相。


  如作表法喻。则顽石初相乃为佛性真相。因未具顽石相前乃空。已具顽石相后幻有。空有两元初之将具。不具而具 。不落空取有。不落有取空。尔际为非空非有。是故不二空性。犹可了义。则佛性是顽石之初。而非取无相之空。亦非取有相之体。法身于不取不舍中如如而是。此一相真如是也 。报身亦依法身为基。故报身乃法身之显。无报身之前为法身不动普贤于宇宙无边。初具一刹那。报身所成耶。似如二边不取舍。顽石初性然。即法身中而来。由是报身由法身所显具相圆满。金刚不坏身。此二相正觉圆满是也。化身则是报身化显无量体。化身亦复具之刹那一初相。于刹那不取不舍初相间名为不二谛。此三相无量化身是也。故喻之顽石之初相即不二法身之相。为是如来法性真如。如是微妙了义之说。当见。悟于证。有情得解脱。


  由于末法时期。众生愚昧疑心者多。善慧利根者少。我今当寥言白持有情于众。上述于梦瑜伽世界中。两老僧设宴请我入席。二僧坐于我之两侧。我于中坐。右坐者苍年僧所提顽石初三相是法身。我开示以无所住立法是法身真谛。由是而说法。解顽石之初非佛性亦是佛性。如若是凭空编造。我必担负打妄语业因果之报。故今如语开示而为三界六道有情必当带来无边福慧。由是说法因缘成熟。我将为诸有情说法了义真如。


  今藉此吉祥圣日。二古佛化僧。于梦瑜伽中示法缘起。得逢七众。人非人等集此。金刚宝地虹化飞空此际。继法界诸佛经藏及《维摩诘所说经》之后。于此殊胜上妙法缘。我当说是了义。善男女子。可欲白否?


  尔际。智者欲当了证心得何意。驾阿赖耶中至。面我白言。吾心王有白。汝白何疑?我为浅说。众亦悉闻。


  智者三业恭敬白言。我见诸多行坛。寺所。称某德之化身乃为多圣合一。然乎?


  为赞师夸大耶。


  何从夸大?


  不实为夸。抬捧虚大。


  于业云何?


  犯妄语业。诳惑众生业。当于三门清净忏悔业。


  然何有十方诸佛合为一体而成某佛。力盛增强之法修仪轨传世等说?


  此为方便渡生耶。


  无此方便可否?


  有情离此不可渡。依此能渡。


  何以方便则渡?


  观想仪轨悉地加持。自信心增益渡。


  诸佛合体是否加持力大?


  佛力甚大。体无可合。无体本合。


  为何甚大?


  行者自心信愿力本心即佛大。无心外佛。


  如是说无诸佛合体耶?


  佛无合体。本自一体。一体诸佛。诸佛一体。无合即合。


  于意云何?我难悉解。


  汝当谛听。佛乃无上正等正觉耶。无上者为无有更上。圆满正等正觉彻底无偏。无再满之满。无上者之上。如是彻底无上正觉。以是佛陀。若具合佛增强盛力。则虚陀耶。非佛陀耶。


  然何增强盛力非为佛陀?


  未圆满耶。具补充耶。故未圆满。有更上耶。虽再上耶 。故非无上耶。于是不堪圆满无上正等正觉。非佛陀觉位。应作菩萨登地。菩萨非无上正等正觉。故为菩萨。方行菩提道中施之增益行持更上补满。以获无上彻底圆满正等正觉。时位无有可取。无有更上。无有更大。无有增减。是之为佛 。故知佛无合体。有合体即非佛陀。一佛即诸佛。诸佛即一佛。等妙二觉然。古佛应世之菩萨亦复如是。无合体耶。若谓合体则入邪说。不解佛觉耶。


  又常见有载观音。文殊。普贤合体转世成一圣。其意云何?


  有辱大圣之罪。非是圣觉之言。邪见妄语业始。观音虽称妙觉菩萨。但乃古佛正法明如来。文殊本七佛之师。自当古佛。普贤亦复如是。既之为佛。大者宇宙无边。无边则无形取。何具定形佛身可合?汝当思之?未无上耶否?未圆满耶否?需当补充加强增大耶否?若欲当增上。则未无上正等正觉。然何又呼“正法明如来”?释迦佛陀所说观音是佛。其意云何立耶?若是观音真身降世。一佛即诸佛。何取兔毛角?本无毛角取。圆满无上觉。文殊。普贤圣。何来三佛合?


  智者愧喃。我已知之。摩诃萨无合体。今有二法求解。一者菩萨合体化身一圣。云何?二者菩萨具共力加持否?


  一者菩萨亦复无合体化身。二
者菩萨实具共力加持。


  此意云何而书?

  多菩萨合力修法。施以无畏。加持力。悉地力。功德力多之。共力盛之。故合力加持共修乃为谛道。汝当晓悟。菩萨无有合体。若云合体。则非正见。菩萨具相应变化。六大神通。深入显密。开敷行境相应五明。渡生有盛。凡尘众生受之不尽。为何多此合体?况乎于法相谛中。合体则违因果。


  智者不解真义。白言。然何违因果?


  我今为浅说。汝当耳谛听。心解真实义。若有二菩萨合体。于行道渡生中。则必乱因缘。由是则昧因果。众生由无始根性。愿力。业缘。相对互生因缘之异。因果千差不一。若依此菩萨应缘。彼菩萨错因。若依彼菩萨应缘。此菩萨错因。汝自问之。彼此二菩萨以何施智有情?若有三菩萨合体结一。依三菩萨之其一之缘者。二者无缘施与相对之生。依二之缘者。三者无缘施与相对之生。又云何渡生行道?此际 。因果于成熟时间。地域别异。众生有别。恰逢同时展报。合体菩萨以何为先?纳何为后?合体菩萨取彼生为后。此生为先否?若取先后为行。是故因缘不合。因缘成熟。无时待之显报。若遇此。合体菩萨将无法可施。岂不大错因果耶?若云分身而为。是故何来合体菩萨?若言合体乃成一智。此错谬“灭因果论”。非为觉圣所宣。又菩萨愿力。因果相差不一。怎合一事?怎施一智?若甲菩萨于因果缘起照见。必于某年月日时自必赴东土渡生。乙菩萨于因果缘起照见。必于某年月日时自必不可赴东。而必行西域开藏。丙菩萨于因果缘起照见。必于某年月日时自将接受佛陀灌顶。跏趺待坛身不可动。东西均不得行。此际三缘各异。则三圣一体之身 。施何行道?施何不违时缘因果?何以治之?又何以治之彼因此果。此因彼果?故菩萨亦无多圣合一。若云多合一圣。此非觉圣了谛之法。乃为邪说。汝亦应知。行人于修持中。本尊融入自身。合体得圣。助成道果实相。则是佛说正法。可依师教降服其心。


  今闻正法之义。然何又说本尊可为合体。岂不两相有违?


  行修之士。观想本尊融入自身。如是佛慢。自心本尊。我即佛耶。仪轨始然。成道之本。汝证三眼。密不可宣。心外无佛。妙义无穷耶。


  维摩诘是多杰羌佛否?


  善男子。汝等谛听。汝为何来?


  为法来。


  名相无法。


  何以故?


  法无分别心。不染故。


  然何立维摩诘。分立多杰羌二名?


  众生缘故立异名。相应故异名立。


  二者为一圣否?


  不二不一。


  此作何耶?


  不取舍耶。


  维摩诘圣尊是
三世多杰羌否?


  维摩诘非多杰羌。

  三世多杰羌身相与维摩诘圣尊身相。前者说无分。今又云二者。何具分立辨?


  无具身相。幻有分立辨?维摩诘圣尊过去身说法。释迦世时。具居士身相。别在三世多杰羌当下身说法。末法世时 。具显密五明身相。前后分立辨。实无身相得。


  古今之化身相别。何言无分辨?


  古今无化身耶。为直身所降。汝问差耶。维摩诘身已报化。今无身相可得。为是乃幻。何具实有?古者不具。故无所得。今说法当下身。当下已过。何来当下身?亦无所得。待之未来身。未来无来。何具实有身?亦无所得。故见多杰羌身。已过去。亦非多杰羌身。当下多杰羌身。刹那无常时 。何来当下身相?过去现在未来。三时空无身相所得。何来身相实有?


  然何我眼现见具身相定形耶?


  凡眼所见。幻化缘起。无实得见。


  何以无实得见?


  汝忆少小当下。犹见父母身相。风华年状。形活动入。实则非实。见时即老时。凡眼不得知。汝当六十年复见。父母身云何?皮皱发白身老耶。几时老耶?六十年老耶否?非也。实则当下身老耶。故我今告汝。未有待时。刹那变异生老耶。如是刹那变异。即非当下身。故知无定形耶。若云具定形身。然何身老耶?何以壮年转老年耶?由是汝当彻知。谓当下者已过去。刹那无定形身耶。无定形身。故亦无刹那时。若云具刹那时。刹那之前已过。刹那之后未到。刹那到时当下已过。故无当下时。由是无三时。亦无三时定。形亦无定。无形定。何来本有身相?身相于刹那变异不定生灭老耶。无常耶。犹是维摩诘圣尊过去空。三世多杰羌现在空。未来三世多杰羌。维摩诘圣尊二者皆空。三时皆空无有可得 。是故无维摩诘身相。亦无多杰羌定形身相。


  无身相法主何存?


  于不可得为多杰羌法身法主。于说法渡生为多杰羌化身法主。于无上正觉为多杰羌报身法主。汝当了谛。三时不可得。汝应觉证法身。法身不觉。化身不具。报身无基。若了法身。则无身相。无相以何分立?故不一不二。


  诸法王者认证金刚总持。亦维摩诘。亦三世多杰羌。依何缘得定?


  依《正法宝典》定。


  量鉴确否?


  确在无误。


  何定无误?


  若有误。何具法王量智?五浊无佛法。可谓有误。娑婆有佛法。何来误鉴?


  许为量智孤耶?


  若量智孤。何以多王皆孤?何以众鉴同体?如众鉴信口 。岂不众王妄语乎?无证量乎?非定境观照乎?为凡夫之流众议而商乎?如是娑婆则无佛法耶。奈娑婆佛法威然。生死自由。虹光飞化。历历在目。皆不脱其诸王者之法脉始然。


  示其无误。可另列说。以何说?


  多杰羌是维摩诘说。维摩诘非多杰羌说。


  多杰羌非维摩诘是维摩诘。何也?


  维摩诘圣尊说。诸相皆空。前际不来。后际不去。今则不住。此当体本心即空是佛。三世多杰羌说。万法实有。前念不除。后念不斩。以无所得。生心妙有如来藏。有无之别 。维摩诘非多杰羌。理谛一味。多杰羌即维摩诘。由是多杰羌非维摩诘是维摩诘。


  维摩诘是多杰羌转世否?


  一钵河泉之水。


  此何意?


  汝可将合聚一碗河水泉水分居否?


  不也。无有法分。此作何意?


  理谛一味意。


  一味之水。云何作有无之别?


  现见实有。梦幻空无。


  实空二法。云何了觉?


  无人我了觉。


  依何法了觉?


  无法修了觉。无分别故了觉。


  无分别。云何有维摩诘圣尊三世多杰羌二者分?


  汝心分别分。


  无人我然何说有无二支分别?


  为利众生说有无。万法相别有。一体如如无。


  此说有相否?


  汝说为有相。我说为渡生。


  然何又你我分别?


  汝不了无相耶。故询有相否则自分。


  你说为渡生。有执于你。何然断执?我执未断。岂能渡生?


  无我怎立法。众生依何处。依飞鸟否。依树木花草否?依之无有了脱。汝当善知。建我立法故。立法生所依。


  我是执否?


  是执非执。


  然何此说?


  认我实有是执。见我空幻非执。六根对尘是执。五蕴皆空非执。心随境转是执。应无所住非执。四无量心是执。菩提胜心非执。


  四无量心然何为执?


  随境所迁而慈是执。随感所动而悲是执。随他而喜是执 。随需而舍是执。


  是执有我否?


  无我不执。


  有执然何必行?


  行菩提心必行。


  然何以执立菩提心?


  无执无我。无我依何立行?


  我执解脱否?


  我执轮回性。


  何以得解脱?


  无执入解脱。


  菩提心执否?


  胜义菩提心无执。


  菩提心何来?


  我执所生来。


  既说无执已。又云我执生。由来何也故?


  云无执。谓菩提心胜义无执。说我执生。由著意行持。随境所迁得生心境迁生我执。


  如何无我?


  不执无我。


  如何不执?


  转四无量心于行持不染。此胜义不执。


  胜义何意?


  入了义菩提意。


  然何不直取菩提心?


  众生业力故。


  业力何表相?


  愚痴表相。无明表相。烦恼表相。


  愚痴无明烦恼体显何然。缚困众生?


  汝当谛听。如智者言谈出语如流词。自如无执。皆始然幼儿初学。始必执于识字。造句。再执造词。而后执作文。如无执识字。何来造词?如无造词。何以作文?无词无文。何以言谈自如。言词出口随意不执意?汝应当知。四无量心入菩提心。亦复如是。次第甚为要然。当依之修行。


  何为修行?


  我于宝典开示。是为捷径解脱大法示修行。若有善男女子。依之实修。必当福慧圆满。解脱无碍。此为圣解脱法。


  释迦佛陀与你持法。谁以为大?


  释迦佛陀未持有法。


  释迦佛陀未持有法。众生依佛学法何说?


  释迦佛说“说法四十九。实无法可说”。故众生当依学无法之法。


  无法之法。从何入手为之?从何得心入道?


  从有为处入手。从无为处了心。无心可得即为道。


  为何无得心?


  无为何心可得?


  三世多杰羌持何法?


  无法可持。


  释迦佛陀与你谁大?


  佛陀释迦乃人天导师。大如宇宙。无量无边。我乃无相微尘。小无形影。


  有颜色否?


  无色。


  有声音否?


  无声香味触法。


  是空否?


  非空。


  是实否?


  非实。


  取非空非实否?


  不取。


  何以不取?


  无所得取。


  在此地还是在彼岸?


  此量无彼亦无此。


  既无量。然何立量说?


  无量怎具说法主?


  为何必具主?


  具主渡生。


  为何渡生耶?


  群生父母耶。


  不渡可否?


  不可。


  为何不可?


  为成佛不可。


  何以成佛当依渡生?


  渡生福慧生。


  以何得福慧?


  渡生自生福。福慧无所得。圆满是佛觉。


  以何为渡生?


  大悲渡生。


  施以何法?


  佛陀正法。


  除此异否?


  无异。


  既无异。佛陀本然。何复示三世多杰羌之修行法?


  理谛一味精说故。


  然何谓一味?


  我法出佛陀。佛陀说我法。


  你法造就佛陀否?


  然也。


  今又云何言其比佛甚?


  我法佛陀说。我亦如是说。


  佛陀与你之法谁大?


  佛陀的大。


  多大?


  大得无边。


  哪个法高?


  佛陀的高。


  多高?


  高得无顶。


  你的法有多大?


  无大。


  你的法有多高?


  无高。


  然如此。我当去佛土学佛陀大法。胜否?


  不胜。


  然何不胜?


  步外无佛土。


  我法不觉。佛法不了。


  不来不去。焉有佛土?应无所住。大小何存?而生其心 。妙有佛土。当体佛土耶。智者当知何为修行。由此入法。自得大法。时轮金刚。大圆胜慧。现量佛境虹身。诸多大法亦复由此而入。智者若得修行。顿可当下灌顶。坛城盘旋。虹光法界。三身顿显。“什么叫修行”即可觉之。


  智者顿悟。合十无言。当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发愿利乐三界有情。为利众生而解脱。随祈请十大金刚。虚空诸有护法。恒时护佑一切虔修《了义经》的七众弟子。福慧圆满。早证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