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佛法不可思议油尽灯枯父亲起死回生

文:圆圆

应师父的要求,如语实语宏扬如来正法,惭愧佛弟子圆圆,把我父亲从病危到好转的过程如实写下来分享。
我父亲今年九十一岁高龄了。今年农历六月,我接到姐姐电话,说父亲病危,医生说只在这一两天了,让我回去看父亲最后一眼。我当时就蒙了,连夜赶回,第二天下午到家。

回去后父亲已经说不出话了,五官已经开始移位,家人说父亲这次说不行便不行了,已经几天没有吃饭,喝口水都吐。我顾不上悲伤,赶快请出一个师姐从美国带回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加持的浴佛圣水加持父亲,并跪在父亲床前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极圣解脱大手印》和”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圣号,心经,到了晚上,父亲突然能说话了,声音很大,抱怨医生开的药不对症,胃病几天了还不好。
家人都松了口气。但是因为我父亲并不信佛,全靠我在耳边帮他念,还有师父和所有师兄们都在帮父亲助念,虽然如此,父亲因为自己不修,还是非常痛苦,第三天夜里突然一直喊冷,浑身湿漉漉的,我抱着父亲,凉气直透进我体内,我赶快又取出浴佛圣水为父亲加持,并诵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极圣解脱大手印》,父亲听着一会便安静下来了,睡的特别香,但是一直不醒,我们都以为父亲就这样去了,因为父亲平均不到一个小时要小解一次,但又经常解不出,特受罪。没想到上午父亲又突然醒过来了。

因为回去要轮班照顾父亲,再加上家人都不信,没办法一直助念,每次看到父亲开始难受,我就赶快在父亲耳边念羌佛圣号,父亲虽然不知道我在念什么,但是因为我是他的女儿而心生欢喜,所以总能在我的念佛声音中安然入睡,就这样父亲在十三天未喝一口水,十五天未吃一口饭,全靠输液维持的情况下,突然能吃饭了。

哥哥很高兴,但他们不信这些,专门杀鸽子给我父亲吃,导致父亲突然又加重,尿血,医生说父亲身体各器官都已经严重衰竭,根本无药可救,几次让我们把人拉回去等咽气。

还有次半夜父亲小解时突然身体僵硬,往后一翻,两眼直接翻白……那几天经常是眼看着都不行了,但是每次念羌佛圣号,总能又慢慢缓过来,这期间寿衣都准备了好几次了。

在父亲病的那段时间里,我看到父亲每天受到的折磨,恨不得以命相代。我想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极圣解脱大手印》中「自他交换菩提黑业法」的修持,便一遍一遍地修持,观想把父亲所有的病痛全部由我来受,把我所修的全部的功德,包括我的健康,我的生命,全给我父亲,只愿他能健康快乐,我愿意以命换命,就这样按照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极圣解脱大手印》的「自他交换菩提黑业法」观修法一遍一遍地反复地修,当时只是想着我的生命都是父母给的,父亲现在那么痛苦,正好是我报恩的机会。

更何况当时师父为父亲专门设了七天的坛,带领众居士为天下所有父母祈福,为我父亲增加了无量功德!

就这样一个多月后,父亲顺利出院。现在父亲恢复的很好,可以拄拐走上十多米路了。

在这里我想郑重分享一下我当时观修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极圣解脱大手印》的感受。因为当时一心照顾父亲,一直强撑着,身体没有表现出什么。回来后我便病势汹汹,输液输了十多天,现在的我好象是两个人,一个我活蹦乱跳气色特好,一个我全身炎症怎么也消不下去,而且心脏很难受,心律不齐似的,肝功能紊乱,大肠干结,这几种症状除了炎症都是我以前没有过的,但是我父亲有,现在在我身上发生了。我不敢说我把我父亲的病转换到我身上了,因为我觉得我不具备这个能力和功德,但是多少能够体会到父亲的痛苦,我还是很欣慰的。感恩羌佛的加持,让我父亲从油尽灯枯奇迹般地起死回生,给了我一个报答父母恩的机会,真正的佛法,就是这么伟大,就看你信与不信?修与不修?

 

转载自微信群组

 

以上文章为作者个人修行学佛、恭闻法音受用心得感想,不为正见法理依据,欲得一切正知正见佛法,请亲自恭闻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开示之法音。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玛仓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