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佛法师蹲冤狱多年,曝深圳公安刑讯如演谍战片

活佛法师蹲冤狱多年,曝深圳公安刑讯如演谍战片

2016年注定是中国司法制度改革不平凡的一年。就在岁末的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庄严落槌,对已在21年前被执行死刑的河北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从而成为2016年最受热捧的“十大案件”之首。近几年发生在中国的湖北畲祥林案,河南赵作海案,内蒙古呼格案及河北聂树斌案等冤假错案都深刻警示着中国“以侦查为中心”的刑事审讯制度所带来的惨痛教训。

呼格和聂树斌早已被执行死刑,人们无从了解他们遭受过什么磨难,而侥幸活下来的畲祥林、赵作海们,则无一例外地讲述了他们曾遭刑讯逼供的经历。“同是天涯苦命人”,2016年,法名为蒋贡康的活佛(俗名王华清)和释慧善比丘尼(出家前俗名是:郝南妮)以司法公证和视频录像的方式,又一次披露了2001年他们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被公安迫害而编造出的所谓“义云高诈骗案”中遭受深圳公安刑讯逼供的非人待遇的事实真相,令人触目惊心犹如演绎《谍战片》,而现实总是比电影更离奇,比幻想更出乎意料。

2003年刚第一次出狱的蒋贡康活佛,躲到了泰国。他面对镜头悲苦交加的说:“看我还是不说假话,(深圳公安人员)就把我倒吊起来灌辣椒水,当辣痛到鼻孔、眼睛、喉腔,不但痛而且无法出气,直到心肝,板命、疼痛无比到昏迷。接着又用水泼醒,又用一种药水针打在我肚子上,肚痛难忍、八苦交加、从麻木昏昏沉沉心胀没有知觉,再用水把我泼醒。昏昏沉沉黑屋不知多少天,昏迷痛苦无法说。昏迷中,俩人要我盖手印,我说我没有说、我不盖手印。“你前几天说的”一人把我手拉盖手印,我无力反抗,他们又要我签字,说签了字就放我了,我想手印都盖了,只好签了字,他们出门哈哈大笑。最为可恶的是公安给我一种白颜色的药丸,说是给我治病,吃了以后,心理产生奇异现象,头脑不听使唤,公安要讲什么,指挥着讲,你就会顺着他的意思做,他说你骂佛,就会骂佛,这实在是罪业。各种疼痛心脏病、高血压病犯了,醒来时在医疗室。自从打了那种针后每天拉肚最少七八次,身无力气爬去拉肚,这是什么滋味,八个多月的时间呀!八个月凶残无人性的公安折磨,不配合他们说假话,还指使死牢犯人折磨,比起密勒日巴在山洞修苦行只不过没有吃的,可我受的苦,各种残忍刑折磨皮肉精神,水也没有吃的,比起来,不知要甚过多少倍。”

郝南妮同样遭受了公安人员的刑讯逼供,她在证词中写道:“这一回对我的审讯更加厉害,更加频繁,时间更长,……这使我整个人身体无法支持而昏倒。面对他们的轮翻不停的审讯、逼迫,看到他们不停在吸烟、喝饮料,跑洗手间、吃夜宵,休息换班,他们不给我任何吃的喝的。……后来,他们自己编造很多假供词、假证据,叫我签字,我没有办法在上面签字!他们就一直使用饥饿、不准睡觉、不准上洗手间来折磨我。公安办案人员企图更多地从精神上摧垮我。就这样,我就是坚持不肯说假话,一如既往地坚持说真话,说事实,讲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慈悲伟大与善良。公安人员就更加变本加厉地来迫害我,总是使用长时间审讯,轮番不停地逼供、恐吓、诈骗、辱骂、禁止我上洗手间,结果没办法,有一次只有拉在裤子里,公安人员还哄堂大笑,说「你看你像不像动物?连猪狗都不如!这就是你不配合的下场!」我要求换衣服他们也不准。那没有尽头的威逼、围攻、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实在是无法忍受。”

这不是“谍战片”,而是2001年深圳公安人员在审理所谓“义云高诈骗案”的“同案犯”的蒋贡康,郝南妮时所采取的刑讯逼供手段。不禁会问: 蒋贡康,郝南妮何许人? 深圳公安要他们说什么假话?“义云高诈骗案”究竟是什么案件?

据境外媒体披露,义云高就是2010年世界和平奖最高荣誉奖得主,世界佛教最高领袖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被百多位佛教各派法王仁波切认证前的名字,而当年所谓的「义云高诈骗案」其真相是时任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的牛某为报复第三世多杰羌佛,与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大老虎”周永康、广东省政法委原书记,公安厅原厅长陈绍基连手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编造出的假案。周永康和当时的成都市长李春城分别在迫害文上签字,为此,广东公安不仅发布过「义云高诈骗案」的《通缉令》,还上报由国家报国际刑警。虽然国际刑警根据中国的要求于2004年底也发出《红色通缉令》,但很快就发现案件疑点而重新立案,展开了为期三年多的详细调查。国际刑警最后确定这是迫害诬陷“义云高”的假案。同时中国有关部门也于2008年6月11日主动打报告请求国际刑警撤销通缉。

事实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年时就已向全世界宣布「终生不收任何人供养」,几十年来,祂拒收别人供养千万、上亿资产的实例数不胜数,而且,在二○一五年三月「纽约春季拍卖会」上,第三世多杰羌佛以不到两个小时创作的《墨荷》,只一张画就以一六五○万美金拍卖价夺冠,远远超越了此次春拍会古今大家的画价,这样一个有着巨大财富成就的伟人会去诈人钱财吗?

由于第三世多杰羌佛本来就是无比崇高圣洁之人,自然不会有任何污点,但广东深圳公安部门又必须执行“大老虎”周永康和大贪官陈绍基下达的陷害指令,也就自然要编造假证据栽赃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自然要采取刑讯逼供非法手段逼迫蒋贡康活佛,郝南妮在诬陷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佛教是骗子邪教等假证据上签字画押。

尽管证据是假的,是深圳公安机关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捏造的,但蒋贡康在泰国第二次被抓回,蒋贡康、郝南妮依然被当地法院以莫须有的“私藏大量军火罪”罪,而不是公开报道的所谓“诈骗”罪,分别被判处一年半和四年半有期徒刑。

为了澄清事实真相, 2016年5月4日郝南妮再次在美国以司法公证的形式提供了一份证词,指证2001年期间深圳公安人员为了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以种种软硬兼施的手段,或讹诈或威胁、或苦刑,逼迫郝南妮配合公安把莫须有罪名栽赃到第三世多杰羌佛身上的事实经过。蒋贡康活佛也于2016年9月作了类似举证。即便是公安侦查材料和地方媒体报导“义云高案”中所提到的整个案件中的两个所谓“受骗人”刘娟女士和港商刘百行,也早已通过美国领事馆和新闻媒体公开声明,他们没有受骗,公开证明第三世多杰羌佛无私伟大。

郝南妮在另一份证明中还披露了公安造假证据的过程:“这时就留下一个公安人员来安慰我说:你只要在这些材料上签字,就没你的事了,你就可以出去了。我拿过来一看,这些根本不是我说的,我更没有做过这些,完全是他们自己编出来的一些东西,他们写的假的记录上说那些“犯罪”都是我的师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指使我做的。我吓呆了,我说:这些都是假的、没有的事,我怎么能配合?!那个公安说:“没有?那是过去没有嘛,你今天签字了,就有了嘛。古代没有飞机原子弹,现在不是有了吗?你只要签字就行了。”这是凭空捏造,我和师父根本没有做这些事啊!所以我就不签,不答应配合他们。他们于是开始刑讯逼供,用各种酷刑,软硬兼施来迫害我。”

郝南妮还进一步指证当时的办案人员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原住处搜走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自己多年心血创作的画作共计700余幅,按现在价值估算有400亿人民币,因为这些画作当年就是她负责保管的。

大量铁的事实证明,被海内外共同瞩目的所谓“义云高诈骗案”,可以说是上一世纪中国最大假案,因为这是被国际刑警组织否定的,中国“大老虎”周永康陷害最圣洁之人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案件。案件横跨15年之久至今还没有得到公正解决,而如蒋贡康、郝南妮被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十多个“案中案”同样等待司法机关还其公道。无数目光期待着中国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能落到实处,而真正守住公平正义的底线。

(以下为蒋贡康的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