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红雷你愚痴到如此地步,我还能说什么呢?

杨红蕾是一个可怜的众生,一个被妖魔侵吞了的可怜人。或许是她真的认为陈宝生所表现出来的假面就是真相,或许也是和他们集团其他人一样有很深的利益牵扯,我们不得而知,总之,她是陷在陈宝生的邪窟里出不来了。她说她写的《古佛降世的背后》是她理解错误,这件事我们暂且不论,因为凭这些天来他为陈宝生所写的那些文章就不难了解到,她的佛学知识水平是非常低的,幼儿园的水平,有太多太多真谛义理是她所不能理解的,更不要说,她还曾经把英国牛津大学教授理查德贡布里的诗“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抄袭下来,稍改了几个字说是陈宝生开示,她笔录的。当时就被大家揭穿了。水平这么低劣的人,凭借佛菩萨的慈悲建立了一点赞佛功德,但终究,善根还是太过浅薄,凭借写书刚刚升起的一点点正知正见,卻抵不过对陈宝生无法无理的痴迷,被魔力邪恶完全吞噬,替那个与释迦佛陀对抗的妖孽呐喊,也是预料之中的。为她感到可怜,叹息一声而已。

对了,顺便说一句,王秋蓉师姐的揭发是真正依法不依人的纯净行为,错了就是错了,罪就是罪,抬出“恩人”二字,也改变不了谤佛诽经欺诈众生的事实,更何况,陈宝生是天底下最没有资格说“恩人”二字的,他心中从来没有“恩”,不思佛恩,不感佛恩,不报佛恩;不思法恩,不感法恩,不报法恩;不思僧恩,不感僧恩,不报僧恩;受佛陀法义深恩二十七年,却搅碎普贤王如来、多杰羌佛、十大金刚法相,阻止众生闻法,一个私欲嗔念滔天的忤逆子,有何资格谈“恩”?!
至于杨红蕾的那本书,就像有位师兄说的,有或无,对佛陀没有丝毫沾染。佛陀之所以是佛陀,是因为祂的无上正等正觉的圆满觉量,你赞佛,是你增长了功德,佛陀没有增一分,你谤佛,是你增加了黑业,佛陀没有减一分。只有凡夫的你陷入迷障中左蹦右跳,拳打脚踢,在善恶是非中颠沛流离,而佛陀还是佛陀,诚如提婆达多及其五百人谤佛,也丝毫沾染不了佛陀的本质。我说的这些,不知以杨红蕾的水平,能不能理解得了?

有时候想想杨红蕾之类的人,真是愚痴得不可理喻、不可救药。王秋蓉以“堕入地狱,永无出期”这样的毒誓来证明的事实,他们不信,陈宝生一句陷害他们就深信不疑。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他们任何供养、五明圆满无缺、只义务为他们服务,他们不信,陈宝生一日三餐式的搜刮供养、全无五明经律论一窍不通、用众生的供养肥养私田,他们信之凿凿,奉为神明。愚痴到如此地步,我还能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