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陈宝生真相纪实

揭露陈宝生真相纪实

 

我之前是恒生仁波切的弟子,在法国大仲马古堡期间,我是恒生仁波切委派的秘密帮他向大家收钱的侍者。恒生的夫人真真说,我还需要培养才能达到王美英,谷雪莹那个层次,谷雪莹是她亲自培养十多年,才到贴身亲信程度。并且多次叮嘱我:收钱和关于恒生仁波切大宝金刚上师这边的所有事,都不能跟任何人透漏,包括佛陀师爷、佛母和随行来的所有师叔们,说师叔们听了会看不起我,觉得我在挑是非。经过大仲马古堡的事情,我见识到他们夫妻俩表面上说的做的,跟背后实际所作所为完全两个面孔,我看穿了他们是骗子,脱离了他们。我本来不想再提他见不得人的事,但如今见到他们在网上颠倒黑白,把好的说成坏的,把坏的说成好的。他们明明是邪恶,结果通过煽动了很多不知情况的人,认为他们是好人。我再不说话,觉得对不起那些被他蒙骗上了他们当的善良的人,因为我曾经也是被他们蒙骗的来做他们帮凶,在这里,也向大家非常真诚的说句对不起。太多事情我先不说,就只说一点点是了,只说在法国大仲马古堡近50天时间我经历的事。现在,陈宝生说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魔,他才是圣人,那请问圣人会跟魔拜师学30年么?在古堡期间,但凡有点智慧的人,都能分辨出谁才是魔,下面我会用真实的事例告诉你们。

 

在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到古堡前,陈宝生就让他的铁杆助理林灿利通知重要的弟子去法国,说一般的弟子没有资格去(我本也不够格,是胡克芳师姐求来的机会)。因为第三世多杰羌佛要来古堡,我们谁不想见佛陀?非常兴奋,都准备了丰厚的供养。陈宝生赞颂,说羌佛是举世无双的巨圣佛陀,让我们努力整理城堡,说这是在供养佛陀并将得到大功德!进入古堡的第一件事,王美英就宣布每个人必须上缴1000欧元的古堡护持费,这个钱少了要补多了不退。直接领导我的是真真和王美英,我只能向她们汇报工作,不许向另外的人透露一点!并且警告我,没有她俩的允许,谁也不可以动这笔钱!2016年7月4日,第三世多杰羌佛来古堡做客了,陈宝生和真真夫妇指示我们要准备好做大供养。

 

在古堡期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次给大家说法、传法,我们强行给他供养,羌佛师爷坚决不收并明确表态:我已发愿,终生不收供养!陈宝生的贴身侍者林灿利和王美英在佛陀师爷和随行师叔们休息以后就召集跟我们起来说:“佛陀师爷发愿不收供养,你们要把钱供养给古堡道场,发心供养的钱拿回去就不是真心了,得不到大加持!”大家不情愿,因为刚供养佛陀师爷,佛陀师爷不收,但现在他们却强迫我们把钱全部给他们!王美英收钱,我记录。王美英警告我,不许“多嘴”!

 

胡克芳师姐和我单独拜见羌佛,师姐拿出六万欧元供养,羌佛很严肃的拒绝了,师姐跪在地上说佛陀师爷不收她就不起来,羌佛说:“我已经发愿终生只帮助众生,不收供养,你这是在污染我。”并严厉拒绝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照常没有收这个钱,但是,这个钱最后还是被陈宝生和真真拿走了。

 

在古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陈宝生和真真的诈骗恶行,又怎么骗得过佛陀了?有一天佛陀当着陈宝生和真真的面当众说法;“如果借用古堡利益众生,是功德无量;如果不利众生,那就增长罪业了。你们大家听清楚,大仲马古堡不是我的!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是你们恒生仁波切上师和真真师母的,我是来做客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古堡很多次为我们说法,有的还录了像或录了音,说法中提到:“现在我的弟子中很多人都有大问题,有的作为上师还行骗,你们自己要拿128条知见来验证!”这样的说法开示反复说过好多次,但没有点任何人的名。

 

我记得很清楚,羌佛关心大家慈悲的心和行为,是无人能比的,各方面体贴大家,平等和蔼待人,在古堡很多事例。我们做了两次鲍鱼供养,都被羌佛师爷严厉批评,说他没有资格吃这么好的东西,坚决不吃,让我们把鲍鱼分成若干小份,每个人都吃到了,羌佛一点都没吃到。在离开古堡前一天,羌佛当着陈宝生和真真以及古堡内所有人的面说:”我没有从这带走任何东西,没有收你们任何人供养。我只带走四罐水豆豉,这个水豆豉是我们同行的王大姐自己掏钱买的!”羌佛在离开古堡那一天,几十个人跪在地上送行,包括陈宝生和真真也跪在地上,羌佛心疼我们地上有石子会伤害身体,让我们起来,但大家都不起来,有的红着眼睛,有的流着眼泪,依依不舍,羌佛说:“你们按《解脱大手印》两大心髓修,看《藉心经说真谛》,一定会有很大成就的!今天这里的弟子有的与我有缘今后能见面,有些人也许这一生都见不到了,我给你们带来烦恼,辛苦你们了,我今后不会来古堡了!”陈宝生和真真快哭了,我感觉这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对他们的诈骗行为的反感和再次警告。陈宝生相比羌佛的行为,谁是魔呢?是羌佛的无私利众的行为打击了他的贪心,他才造反的。

 

对陈宝生我是越想越觉得他可恶,在他身上没有半分毫真正的慈悲心,我之前带团队去他那里,他举行开法会,点灯供佛,祈福超渡等各种活动,我们团队就由我收取每人的点灯费,一个人二百五十元,有的人对此不满,不愿交,我告诉陈宝生,他却说点灯供养是功德很大的,一定要收!现在看到他是这么坏的人,不但不是菩萨,而且是个弄虚作假的骗子。想到这些,都感觉自己是罪人。

 

从法国回来后,胡克芳师姐拿了28万美金支票供养羌佛,仍然被羌佛坚决拒绝了,师姐强行交了3次,羌佛都不收,至今为止,支票仍然在师姐手中。师姐含泪对我说:“世界上哪有不收供养的师父?!佛陀太无私太圣洁了!”她还告诉我,这些年,前前后后陈宝生骗了她二百多万美元,她上了陈宝生的当,被骗了,一定要向他收回来一些。后来,师姐不再带人去皈依陈宝生了,而是带到证达上人那里了,听说陈宝生为此恼羞成怒,还骂证达上人。我想问陈宝生一句:证达上人为了修行舍弃一切,包括两个珠宝店,出家为尼。你陈宝生能为修行出家吗?你是假修行人,真骗子,你敢向证达上人那样出家修行?!

 

                                                                                                                                             邢  力

                                                                                                                                    2017年6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