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恒生仁波切弟子要说的话(二)

回应恒生仁波切弟子要说的话(二)

 

事物的产生,必有其根源。好比肉腐生虫,鱼枯而生蠹,是因果使然。但腐肉生虫,还包含着物以类聚的关系。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君子恶居下流。环境影响人至大,学佛亦复如是。

《大智度论》:「是菩萨如是住,种种魔事起,觉而不随。」

《放光般若经》:「魔事适起即时觉知,不随魔教、破坏魔事。」

试问善良的佛弟子们,当种种魔事兴起,你能有慧见观照,立马觉察、即时觉知,不随魔的教导,又挺身破坏魔行吗?极难!难之因何在?在缺乏经教论理的正见基础、在于人的情感所惑、在于我执面子的压力……诸多原因。更何况,《大智度论》还说「菩萨如是住」,证境宏深的菩萨都尚且要如此谨慎、仔细观照,以便能随时呵护自己的慧命,那么一个初学行人难道不应穿上戒慎恐惧的盔甲吗?

既然如此,该怎么办?「善男子!慎莫随,魔教莫用。」( 《道行般若经》)

可是愚痴的众生会承认自己为魔所欺、会认识自己为魔所用吗?

「不能拔出憍慢见箭、不能灭除贪恚痴焰、不能破坏无明愚暗、不能干竭爱着大海、不求十力大圣导师,常随魔意于生死城中,多为诸恶觉观所转」( 《十住经》),就是现在的事实写照。

所以当你提出「谁跟不跟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不在意,我们只是选择跟随上师而已。」没错,你大可以如是想、如是行。但你可要明白众生跟谁学佛,与个人的善根、因缘、福德厚薄差异有莫大关系;你可要知道「佛陀但教化菩萨」((《法华经》),逢佛敷畅法缘,要善自珍惜;你可要想想在反击之前,是否真心希求拜学于「十力大圣导师」?你是否已然落入「常随魔意于生死城中,多为诸恶觉观所转」?不要犯了愚痴,而陷溺在「你们只是选择跟随上师而已」的言论。

要搞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出自于自己对经教如实的理性检核?还是一己对上师情感的忠诚?要明白,这里所举的一条一款都是陈宝生说的释迦世尊的经藏教理,而你静下心来深入了吗?学习了吗?

再说,你认为「连读经都是上师的罪过吗?」说直接一点,你认为陈宝生带你们读经识藏是一条学佛正确的道路。但请问谁反对你读经呢?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凡是当上师的,必须懂经教、论学、法理」,你怎么不据此好生检验自己上师对佛经的理解正确与否?怎么不敢承认圣德考试的经论百题就是读经素养的具体呈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法音里头,多少契经契理的开示,闻法过程,你又体会多少、认识多少?还是连听都未听,辨别都未辨别,就被陈宝生的一番言论耍得团团转?

再看看陈宝生自己避重就轻的说法吧:「三藏教理如果不能通达,想要快速成就,求得所谓即生就能解脱生死的无上大法,有如煮沙成饭,是不可能的。所以,惭愧自知,未来要做的事情是引领众生回归本源,修学弘扬释迦世尊的三藏教理,深入经藏,福慧圆修,方能通达诸法实相。」三藏教理本来就要学,前文已经讲得再清楚不过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也从未反对过!

关键是陈宝生以一种遁辞,东拉西扯,他根本没有说明,也无能力根据经教义理说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开示哪一点违背经教法义。

那么我们不禁想问,令他背弃学了将近三十年的佛陀正法,根本原因是什么?

果报不可思议,切莫「以无智故,诽谤正法」!(《金光明经》)

此文章链接:http://blog.xuite.net/bodhipath/compassion/512044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