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佛

信 佛

拉 珍

我曾对一个烦恼不堪的行者说:“你不信佛”。她圆瞪眼睛反驳:“我学佛修行十几年,不信佛信什么?”我说:“你不信。佛陀说烦恼生时即是我执魔,你不信;佛陀说诸法如梦幻泡影,你也不信。你若真将佛的说法信到心坎里了,你会放心大胆让自己进入魔境吗?你会对一个梦执著成这样吗?在烦恼侵袭你的时候,佛说的对治方法你丢在一边,这能算信佛吗?”她不说话了。

这是大约两年前的事,自那时起,“信佛”的问题就常在我心中盘绕。信,是学佛修行的第一个重要课题。《法集要颂经》偈语:“无信不修行”;《说无垢称经疏》云:“信为入法之基础”。可见信的重要,没有信,其他一切行持都谈不上,信如高楼之基。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拉珍今天的题目只是针对那些还没皈依的门外汉,大多数佛门中人会气定神闲的给自己下一个不错的评语:“我当然是信佛的,‘信’这个课题早就解决了,要不怎么会皈依佛门?”其实未必。皈依这个形式并不能代表真的信佛。就像逛商店,不是每一个进入商店的人都是要买东西的,很多人只是路过随便逛逛,凑个热闹,看个风景,或无聊打发闲暇,即便有人拿起了商品也不见得会买。而在百千万亿佛门弟子中,能算得上真信佛的,很少。正因为不是真信,才不能正解,更不能付诸于行,因而成就解脱的人凤毛麟角。

一、真信必见于真行

曾经有个老法师,修行几十年了,弟子也很多,有一天却发出这样的感慨:“昨晚我看到院子里的一个鬼,真没想到,哎呀,这个世上竟然真的有鬼呢!”还有个仁波且,一天非常惊讶地说:“嘿,我才发现啊,动物还真的有感情哎!”多可怜的法师仁波且啊,佛陀说了那么多六道轮回、众生平等的道理,他们听了学了几十年,且已为人师表,竟然从不曾相信!那些道理他们认为只是道理,从不实际运用,他们徒有佛弟子的外表,却从未相信佛说的法义。别以为这种人是少数,事实上,不信佛的佛弟子,遍布佛门。

还有这样一个公案:一行人,修行多年,神通都修出来了,却忽然因为修行前种的大恶因,业果成熟,种种恶报现前,最后还锒铛入狱。在狱中,他产生了很大的烦恼,觉得学佛无用,几乎退失道心。此时佛陀化现为一老僧入狱点化他,他对老僧说:“我现在非常痛苦,你能不能跟我说点什么开导我一下?”老僧递给他几卷经书,然后对他开示因果的道理、修行的道理。他却更烦恼了,对老僧嚷嚷:“这些经书我都读过,你说的这些道理我早就知道了,怎么还是这些啊?能不能说点新的啊?”老僧长叹一声:“唉——你要我说什么呢?佛陀掌中无秘密啊,一切解脱的方法都教给众生了,我都说了两千年了,你们总是不信,我还能怎么办呢?”说罢,老僧凭空消失不见。行者此刻才幡然醒悟,生起正信之力,继而于狱中修成正果。

信佛的概念,不止是皈依了就叫信佛了,不止是在家供个佛像,手腕带串佛珠,入庙磕头随喜就叫信佛了,也不是穿上僧衣,披上喇嘛服,或者登上高位为人师表就真的信佛了,甚至不是听闻了羌佛法音,熟读了世尊经卷就叫做信佛了。就像那狱中的行人,他所学颇多,可一到实用对治的时候所学非用,所以佛陀说他不信。信,不是一种形式,仅仅停留在形式上,迟早会变成虚伪。信的层次有多种不同,每一种层次所相应的修持境界也不同。《大乘庄严经论》将信分为十三个品类,“一者可夺信。谓下品信。二者有间信。谓中品信。三者无间信。谓上品信。”直至第十三品“远入信”也叫“极净信”,为八地菩萨至等佛觉地所相应之净信。由此可见,信的问题,绝不是入了佛门,就可以放下不管的,而是贯穿于直至成佛的全部行持,无论任何层次的行者都应该随时反观自查的一件大事。

放眼我们的修行人,下品、中品信者居多,上品信者少之又少。而下品、中品信者,严格说来不算是信。因为那种“可夺”之信,即易被夺走,易被动摇,易被本人舍弃之信,如墙上之草,根不入土,稍有风吹便轰然倒梉,或者“有间信”,时而信时而疑,时而信时而放逸,像破损的录影带,中间不停间插著没有磁剂的空白或错误画面,信中有覆,信中有障,不能朗净如一,这种不净杂染信因,定然结不出成就解脱妙果,这种信的意义微弱,算不上真的信。

信佛,信佛的什么?一信佛之实有,二信佛之言教。信佛实有是一个基础,连佛之实有都不信,闻佛说法还起厌谤的人,正是《究竟大悲经》中所说的“皆是宿世久远造五逆行谤一切混融行者。以谤因缘而便坠落堕于三涂受苦无量。经百劫千劫百千亿劫受罪毕已。谤报受飞禽走兽之形。复倍上数受谤报毕。生在人中或为下贱。复受毕已生在种性之中。以本谤因缘还复起谤名为下士。”这类劣根下士不是此文论及的主要对象,本文主要针对已入佛门的弟子对于“信佛”这个概念的片面理解,而这个片面理解正是障碍行人正确行持获得受用的关键所在。

仅就信佛实有这一点,多数佛门弟子大体可以过关,但行人对“信佛”的误解也往往在于此,以为这就是信的全部。其实,信佛实有只是一个开头,比如有医王教你做医生,信医生之实有,信医生之好处只能算一个好的开始,若仅止于这种信,还远远不能达成你做医生的目的,因而更重要的是信医王之言教,将此言教付诸实践锻炼培养才能最终成为医生。同理,信佛之目的在于解脱轮回成圣,那么只是信佛实有这一点,并不能直接达成解脱成圣的目标,信奉、遵从、行持佛陀的教言教戒,也就是依教奉行,才是结出解脱成就妙果的真信因。

真的信佛,不只是概念上的基本认同,这种大体上的粗糙认识,只会结出下品、中品信。真信是会生力的,因为真信是深入灵魂的,是用全部的身心去迎接,是用彻底的诚恳去受纳,这种纯净的信,会在人内心形成一种力量,这力量会排开许多过往和当下的阻碍,带动人的思考、语言和行为自然的趋向、近附、相应他所相信的对象,这种趋向、近附和相应的程度越深,面越宽广,其信奉对象对自己产生的作用就越大,效果就越鲜明。这里需要强调的是,真信的作用效果是表现在身口意三方面,而不仅仅是意识概念大体认同这么简单。那么,当一个佛弟子反观自己,那种对于诸佛教言的信从,并没有深入内心生起强大的心力,在身口意三业上并未产生深刻的力用效果,则说明他对诸佛教戒的真信力尚未生起。在《大方等大集经》中,具体列举了十七种信力,条条都是将佛陀教戒落实于三业无有遮障迟疑的正行,如“能一切施不求果报是名信力”,“若有修行忍辱之法不求其果是名信力”等等,它清楚地告诉行人,只有当我们将佛陀教言实实在在施展到行持上了,才能叫做有信力。有人会说:“哇,要到这种程度才能算真信,太难了吧?”不对,这是最基本、最起码的。我来说两个简单的世间譬喻:

有一个人,常走一条山路,一日遇见樵夫,樵夫告诉他:“你不要走这条路,这路上毒蛇猛兽很多,危险!你要走山下的大路。”此人万分感谢樵夫,并表示一定听从劝诫。但第二天,这人站在路口想了想樵夫的话,觉得山路其实也没那么危险,终究放弃了大路继续走山路。请问,这个人相信樵夫了吗?你当然会说他不信。你从哪里看出来的?从他的实际行动上看出来的,是从行上鉴出了他的信。不管他说了多少好听话给樵夫都不能代表对樵夫的相信,到了实际行动的关口,他放弃樵夫的指点,选择了自我的判断,充分说明他其实并不真的相信樵夫,真的信进去了,他一定不会再走山路。

再比如,你生病了,医生告诉你要吃什么药才能痊愈,你不反对他的说法,还不断赞叹对方学问高,医术好,但说一千道一万,你就是不按照他的处方吃药,这叫什么?这叫应酬,叫虚伪,你从心底里并不真的相信他的医术,或不信他的诊断,或不信他的药效,你的那些赞叹都是客套应付他的,你对他没有生起真信心。真的信,你会立即行动,毫不迟疑地按他的药方抓药、吃药。

那么佛陀告诉众生:六道轮回是充满痛苦的,凡夫众生是必定要生死轮回的,如佛教戒修行才能了生脱死离开轮回痛苦……众生口头称是,恭敬赞叹佛陀伟大佛陀光明佛陀说得太好了,可是一转头,照样热衷于轮回诸事,漠然于佛说出离之行,这不正是行路人对樵夫的不以为然,不正是病人对医生的虚伪吗?

所以,行者们,真信必见于真行。

二、真信《什么叫修行》了吗?

前些时有人批评我多余,说羌佛老人家早就在法音里要求大家认真学习《什么叫修行》了,哪里用得著你在这里东呼吁西呐喊的?这个说法虽然只是一时嘲讽气话不必当真,但它却又让我思考到“信佛”这个问题,因为这种增上慢所遮弊的正是对于“信”的误解,这是一种比较普遍的偏见,很值得一提。很多人认为佛陀的法,我恭恭敬敬听过了知道了就万事大吉,但却不知,这是“夏蝉高唱知了歌,无常生死半月近”,那不是真知,真知乃真信真行之所获,否则皆为数他人珍宝的表面敷衍之知,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释迦世尊传三藏十二部佛法在这个世界已经两千五百年,如果这些法义,每一个修学者当下信奉不二,一丝不苟完全如法施用于三业,那么娑婆世界应该是菩萨罗汉满虚空,到处是极乐圣境了。可惜事实不是这样,佛陀说的法,不是每一个听过的人都生起了真信力,多数人浅浅的理解一下,口头挂一挂,在现实的利益兴衰涌到面前的当口,无始业力带动世间八法立刻左右他的心识,他就会无视佛陀教言,选自自我判断,现实生活、社会人际的标准成为他要采信的主体,佛陀说得再多再好,那些道理他总觉得离自己很远,甚至用起来还有些别扭,还是不如从小习惯的人世规则来得真实,不如自我利益的需要来得可信,因而修行解脱之途总是在佛法与世间既得利益之间走得坑坑洼洼,成就解脱总是遥不可及。究其原因,都是因为真信之力没有产生,不能带动三业相应于诸佛菩萨的加持之力,驱不散惑业无明的缘故。

同样,至尊三世多杰羌佛所传《什么叫修行》一法,那是百千万劫难得一遇的真经大法,大家都在赞叹,都在学习,但究竟有多少人因为这部伟大的法而彻底醒悟,进入真修实证呢?仔细看下去,多数行人对这部法的认识是人云亦云,嘴上说着了不起,但心中一片茫然混沌,大法义理从心识表面滑过,没有落进灵魂深处,内心根本没有产生强大的信力驱散障业生起光明觉醒,学了半天还是凡夫我执依旧。例如,我今简略举出行者中常见的一头一尾三大不信。

第一,不信无常。八基正见之第一正见“无常心”,很多人以为只有不学佛的人才不信无常,其实不然,佛门弟子大部分都不信无常。诸法无常,苦空无我,这是佛陀医王对轮回世界的诊断,很多行人对这个伟大的真理,只是听听而已,听的时候觉得很有道理,很赞同,但就是不用它来观照自己的日常生活,如同病人对医生的悉心诊断首肯赞叹,但出得门来就把医生的处方丢进了垃圾桶,好像医生对自己的诊断只是讲了一场事不关己的医学讲座,那是泛泛的理论,跟我没关系,不是在诊断我。这种人不仅不信医生,更是侮辱了医生。而我们学佛修行的弟子们,就经常干这种侮辱佛陀的事。我常常看到这样的情景:有人在学习《什么叫修行》,学完不一会儿,就跟人忿忿然说著某人的长短是非,没多久又因为某人做事的方式他看不惯而气愤数落个没完没了,没过多久又在电话里教唆他人如何打击旁人争夺利益,或者又因为一点吃喝拉撒的生活琐事吵到掀房顶,或者为了一点利益分配算计到废寝忘食,或者为了谁的名声最近比自己大,谁在哪方面占了自己的上风而机关算尽如何能让自己更风光……如此等等,千状百态的计较执著,这就是刚学完无常心的行人,万法无常的道理也就是那么耳边一听就不见了,轮回因果的苦处也就那么一叹就消失了,跟他自己的生活好像毫无关系,他就是不以佛说无常观来映照周遭从而放开执著,反而以对周遭一切的执著自我蒙蔽,驱赶远离著佛说的真理,或者因为他现在活得自以为不错,便并不真的相信他所学到的那些“无常苦”就是自己的前景。轮回无常的问题,在闲坐无事的时候,可以想想,可以感慨,一旦具体面对一件事,一个利益,一个需要,一个矛盾,一个困难,就什么都是实实在在的常了,什么都是必须抓住不放的了,佛陀的真理就被眼前的现实需求压下去了。这不是个别现象,几乎人人都在做这种程度不同的漠视甚至嫌弃佛陀教诲的事情。我们不信佛,因为从不实行佛之所说。

第二,不信六道众生皆为父母。大悲我母菩提心第一条“知母:了彻三界六道众生无始以来于轮回转折中皆我父母。”这是羌佛和十方诸佛于无量智慧神通中观照后告知六道众生的绝对真理,可是,我们很多行人却有意无意将它看作只是一种理论或心境上的假设,并不十分当真,更不如法观行。比如我曾亲见这样一幕:道场藏经楼正在整理,蚂蚁大军却黑压压开了进来,僧侣们慌忙用各种柔软工具将蚂蚁装起来送到藏经楼外,但因为太多了,这边送走那边进,时间稍长,有些人不耐烦了,为了自己做事方便,假装看不见,在蚂蚁分布的区域大踏步来回,有人制止,他们狡辩:“我看这一片好像没有蚂蚁了嘛”,继续走,直到我怒吼:“你脚下踩死的就是你爹妈!”他们才悻悻离开。这些人也是学佛修行的人,也在学《什么叫修行》,但众生父母这几个字他们学进去了吗?真的相信了吗?若真信眼前的众生往昔之中就是自己的父母,他会把大脚往父母背上踩吗?会这么冷漠的残害他们的生命吗?

还有嗔恨,恨矛盾对方恨得咬牙切齿,恨得不能相见,恨得梦中都在鞭挞斥骂,恨得盼其衰败倒霉,恨得不留任何心理空间给予原谅;还有恶意的算计、整治,还有决不罢手的争夺,恶毒刻薄的伤害等等,这是学习修行大法的行者应有的观境?这是佛弟子对佛陀的真信?他若真的相信众生是父母,他会用这么恶劣的心境相对吗?

再如有行人于众生受难的实验室、解剖间、展览场、市场等处,或见众生悲惨身世、痛苦狼籍的生活,无动于衷,以因果二字为自己生硬荒凉的内心作掩护,却不知这恰恰不是真的明信因果,是愚痴的错行,真明信了因果,应该知晓当下一刻面对众生的苦难,于自心中该生起什么样的心念才算种了一个善因,将能结出好果。因而,真信因果的人见到这些苦难会如羌佛所教,明观众生无始以来皆是养育爱护过我的父母,生起悲悯心、怜惜心、拔救心,怎么可能漠然罔顾?此类行人有何资格论及菩提,那么麻木的心地怎能利益众生?怎算是佛陀弟子?自当羞愧到无地自容矣。

再者,如果世上所有的仁波且法师,都能跟无量慈悲的三世多杰羌佛一样,真的把六道众生看成自己的父母亲人一般呵护关怀,则十善、四无量乃至菩提心的行持都能如法建立,哪里还会有那些为了自己的面子或利益阻碍众生学到正法的事存在?哪里还会有用假法邪见残害众生的事发生?

这是头上两个常见的不信,再说尾上一个不信。三世多杰羌佛说“如果每日观省七支行条未加强制,大悲从善,自然而发如法于双七支,此即真修圆满行持,如此者轻而易举可得解脱成圣,福慧、五明相应而具,必成登地菩萨无疑。”你问每个行人想不想成菩萨?每个行人都会说想。问他有多想,他会说非常想,如果立刻成菩萨,立刻五明通达、神通广大法力无边那就最好。但问每日如法观省七支行条,大悲从善了吗?多数人却没有。为什么?因为他把羌佛说的法,只当一句话看过听过,不曾真心认为是成圣的神效药而实实在在吃到肚子里,信到心坎里。

我这里只提到三条,再把八基正见、双七支菩提心法一条一条拿来对照,到底有几条落到我们的行持当中生用了?多么伟大的解脱法啊,是羌佛大悲,为让众生彻底脱胎换骨,直取成就圣道而传的最上菩提大法,但可惜,医生的本事再大,开出的药方再神效,病人不真信,不照章办事,不照方抓药吃药,再神效的药方也生不了用,病人的病还是不会好。无论三世多杰羌佛的修行大法有多么伟大多精深,无论它对修行人的行持有多强大多快捷的助益,受教的我们,若不对此法生起绝大的信心,不产生深刻的信力,不从灵魂深处彻底认识到佛法是从根本上解决现实问题的良药,不把它用到观照行持当中,法再伟大,跟我们是脱节的,没有实际关联,佛法的力量怎么落到我们身上?怎么为我们驱除障业?怎么解脱?就算无量诸佛菩萨都汇聚在我们面前施以加持,不具真信的我们也同样不能相应其力,解脱不了。佛陀的法不是拿给我们鉴赏的,不是拿给我们赞叹的,不是拿给我们作理论研究的,不是拿给我们供奉而已的,佛陀的法是拿给我们实用的,用来对治轮回的。正如羌佛所说:法音不是听了就算了的,听了要照著做才行。一到具体施用时,你放弃佛陀教戒,忽略羌佛法音,这叫信佛吗?

所有行持的起基,就是一个“信”,无信,无真信,一切成就都无从谈起。《维摩经义疏》云:“通辨一切群生有信心者。则入佛法。故智度论云。如人有手至于宝山。随意所取。若其无手。则空无所得。有信心人。入佛法宝山。得诸道果。若无信心。虽解文义。空无所得也。”

三世多杰羌佛、释迦世尊和十方诸佛菩萨的法义如一座宝山,山中有玲琅满目八万四千珍宝,宝山无人看守,来者不拒,但凭行者真信心取宝。真信如手,伸手可取宝无数,满载而归。无真信,便无手,即便进入宝山,见到真宝,也是空无所获。其实检验自己是否真信就这么简单,你有所获了吗?无获因无手,无手即无真信,未曾真行也。

三、魔障与真信

障盖行者对佛陀法教真正生信的,不仅是疑,诸如多忘、懈怠、恶友、放逸、少闻、骄慢、自卑、迷信、执迷戏论、沉湎享乐、不厌生死等等等等,一切不相应心行,都是阻碍行者生起真信力的障业。

而魔之所为,往往也为在这个“信”字上,以种种相,生种种障,与行者不相应心行共舞,借助这些凡夫执障全面破毁行者对佛法的信力。于行者初入佛门时,于行者遇到真圣时,于行者得闻正法时,于行者想要思维佛法正理时,于行者欲实际行持时,于行者快要明悟真谛时,于行者功德上升时……于一切时,他们都在盘查,盘查每个行人的内心,还有什么样的盘根错节,还有哪些强盛的凡夫意识,还有哪个角落是把持不松的世俗执境,那种地方正是他们的盘踞栖息之地,他们会在这些用凡夫我执构成的土地上著陆,并以此为根据地渐渐扩大地盘,一点一点啃蚀你心中原有的真信光明领域。或许他们显现为一种思潮,一种汹涌舆论,形成一种使你举步维艰的困境,让你因畏惧而放弃对真谛的信从,放弃智慧清晰的明鉴而甘愿随波逐流;或许他们显现为某种道貌岸然的说教,迷障你的择法眼,不知不觉依从他们邪恶贪欲的目的;或许他们显现为世俗忙碌,让你完全没有时间行持佛法甚至思维佛法;或许他们会显现为某种极具诱惑的利益,让你在它面前贪念增盛,彻底忘记佛说的一切真理;或许他们显现为一种权势,带给你强大的压力压制你的正念,让你被邪见牵引;或许他们显现为一种荣誉或尊严,让你为了捍卫它,不惜采用邪行;或许他们显现为一种逆境,纠缠你,将痛苦悲伤愤怒等等剧烈的情绪充斥你全部内心,什么样的真理都被你丢到十万八千里;或许他们显现为现实的需求,习惯的喜好,美丽的执著,丑陋的厌弃,难离的恶友,不可侵犯的骄傲,难以放下的面子……等等等等,以种种相,生种种障,直到你的每一个心念上都站著他们的兵力,你的整个心灵都被他们侵蚀,他们就满意了,因为你已经彻底被他们俘虏,你已经不再采用佛说的行持法对治他们,你不再真行,也就丢了真信,你满脑子都是世俗执念,你的心念行为所相应的全是世间八法、邪知邪见,此刻你纵入宝山也是空无所得的结局,一座道场已被破毁,一切佛陀言教于此行者都不再生用,魔之目的达成矣。

当如何是好?如何铲除这魔障领地?很有意思,魔最喜障弊的是佛弟子的信力,而驱除诸魔的利器,恰恰又是这个“信力”。《说无垢称经疏》说:“有信根故。万善因此而生。有信力故。四魔不能屈伏。”“信如水精珠。能清浊水。”为什么?因为真信力,是驱魔的大利器!因为佛陀教言正是用来对付众生的迷妄、执著等诸轮回垢病的大善法,佛陀教给众生的,正是如何铲除那些用凡夫我执构成的心识土地的方法,一旦行者对佛的教言生起真信,则必真行,一当真行,凡夫执迷心土即刻被化灭,真行一法,化灭一处,真行一法,化灭一处,直到处处都是佛陀所属光明智慧领域,那时,魔到何处栖居?正因为如此,《大乘集菩萨学论》说:“信能超出诸魔境。显示最上解脱道。信为不坏功德种。谓能增长菩提苗。信为出生胜智门。”

那么,信从何处生?不从外面生,从自心中生。怎么生?主动自我熏习生。常于静处思悟正法,深切领悟法义,深切审思心行,点佛法之香,遍熏我心。把持自心,观省自心,常自发心,增上愿力,诚赞佛德,忆持法教,除己罪念,观无常苦,生出离愿,求佛珍宝,真信力生。

常观无常轮回苦,常见众生苦处挣。常念佛陀智无量,常想我佛大悲胜。常赞佛陀拔救功,忆佛功德信力生。识我无常苦报身,放下我执入教门。百千万劫遇羌佛,勿失光明成就灯。修行大法教我行,八基双七松执根。执土松化魔无居,正信真行闭魔门。正信羌佛悲智圆,羌佛法教出真圣。如法造化身口意,依教真行善功盛。善业筑壁魔奈何,魔去法耀信力真。信力生时魔军颤,信力真时魔无门;信力生时智慧增,信力真时圣位等。

四、真行者真信

有真信力的行者是不同的,佛陀对宇宙万法真相的教言他毫无遮障的全部真信,深深铭记,因而他不会在乎世俗兴衰,名利是非,好坏对错,苦乐荣辱,因而他不会认为现实世界的物质和精神需求有什么值得把持不放的价值,因而任何来到他面前的世俗境界,他都会用佛说的真理照出它们的原形。如何出离轮回,如何度脱众生,是他惟一要追寻的事情。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每天徒步四十里来到上师驻地,只为听一句法,听完这一句再徒步四十里返回,每日如此,终究学成大法,成为一代宗师!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从普陀山开始,三步一叩拜朝拜到五台山,途中掉进河里淹死,一个乞丐将他救活,醒来后他接着拜,历时三年不变初衷,终于拜到五台山顶得见文殊菩萨真容!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即便身处牢狱也不放松行持戒律,上个世纪中国文化革命年代,这位僧人被红卫兵抓起来,强迫他吃肉,他便拒绝进食,四十多天粒米不进打坐禅定!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一步一长头礼拜三世多杰羌佛,无论骄阳烈日还是倾盆大雨,环台湾岛礼拜一千多公里,拜到观世音菩萨亲自出现于虚空赞叹其礼佛功德!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弃绝俗世繁华享乐,深居山谷几十年只为表率于众生修行成就,并立誓有生之年绝不踏出山谷一步!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逃亡到深山十几年,与猎户野兽为伍,却矢志不渝,默默行持,终成一代禅门祖师!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在牢狱中,从同牢囚犯仁波且处学到甚深密法,没有半分疑惑,信奉真行,两月后修成此法,化红光飞身佛土!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当诽谤三世多杰羌佛的恶浪冲击到他面前,他哈哈大笑,斥以无稽之谈未有丝毫动摇,因此真信功德,他上供时,佛国圣品竟降临供器之中!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代众生受苦,真修苦行,以血书经,血流干了便抱佛像痛哭乞求,鲜血顿又充满全身,如此用血写核桃那么大的字体,写完三部佛经;他挖心供佛代生受苦,将自己活活烧死在寺庙大殿上,医生判定他彻底死亡,三天后,他却奇迹醒转,完好重生!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做苦力,背石头,房子修起来又让他拆掉,修起来又让他拆掉,反反复复,被折磨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肉体的痛苦,精神的折磨,什么不能夺毁他对佛法的真信,终于障业磨除,求得大法,成就为名震佛史的巨圣!

我知道这样有真信力的行者,无论什么样的诽谤、挖苦、谩骂、打击、磨难,他们坦然承受,未有一刻放逸行持,如法而观,如法而行,只思自己因果业报,不曾半点向外嗔怨!

我还知道很多很多有真信力的行者……

真的信佛,是心的彻底归属,是将佛陀的法义深入反复的琢磨,正确理解,以它为标准来取舍、塑造自己的一切心行,将自己全部的思维、心念作为它的土壤,让佛法的标准在这片心土中深深植根蔓延,让它茁壮的生长,生长出一种强大而坚实的信力,一种不为世间八法所生一切障业之力所动摇的坚定力,一种能用此信力拨开所有扑面而来的外相纷扰,将此佛法准则作为惟一择诀标准、惟一行为原则的定信力。从古至今,所有修得大成就的圣者,其成就圣果均来源于百折不摧、坚定不移、不折不扣如法实施的的真信力,他们真信自己是轮回的病患,真信世界是无常坏灭的幻境,他们真信人生是痛苦的果报,真信佛法是治病的圣药,他们真信佛陀有无边的悲智,真信依佛所教,如是奉行,才是惟一的解脱正道!

我愿意称呼那些真修行人为行者,因为他在行,在依佛教戒真行,说明他对佛之所说恭诚真信。他是珍贵的,上品的,真行者真信。

“信佛”,这是一个重大而非常深远的课题,远非拉珍此番浅述所能道尽,只是抛砖引玉,希望大家能借此静下心来思考,我们经过百千万劫的磨难才终于有机会遇到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但反观自己,对羌佛之正法教诲我们到底生了多少真信心,到底把这些法义用到三业上没有?只有这样深入的自查自省,才不至昏昏然被一些自以为在修行的假象所迷障,冤枉白费了宝贵的时日,才不至于等到自身坏灭临头还没弄懂学佛的真实含义,那就太晚太可惜了。我们应该经常思考这个问题:我真的信佛了吗?

再请行者铭记,信佛,不仅是信佛实有,更重要,是信佛教言。而信佛教言表现于哪里?表现于具体如法的行。因为真信必定真行,真行方能表真信。

后 记

文章开头说到的那位行者,她本是个真想修行的人,只是无明障盖她不了佛陀真意,自那次对话后,她若有所思了好些日子。后来很长时间我忙东忙西,甚少与她见面,仅前不久偶然见她独坐道场树下诵读《什么叫修行》,不时抬手擦拭眼泪,当时因有法务,未及上前询问。大约一月前,忽见邮箱里有她发来的邮件,是一封发自肺腑的短信:“‘你不信佛’这一句几年挥之不去,却越来越清楚的看到自己思考一切,判断一切,处理一切的方法,大多数不是佛说的那些方法,原来,我真的没有信佛。最近用《什么叫修行》一点一点照自己,每照一遍,就对自己多一点难过,原来,我真的骗了自己十几年,也敷衍了佛菩萨十几年,十几年诵经念佛打坐都在白费时间。我什么都还没修,却总是把修行挂在嘴边。佛说的成就方法我都不实行,却大言不惭自己信佛。用修行法照自己,一直照到放弃了心里最后一丝抵赖,终于看清,原来我连个信佛的佛教徒都还算不上。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以后,我哭了一整天。

我从现在开始真的信佛,希望还来得及……”

行者,因为你,我终于落实了这篇一直想写的文章。因为感动,我把你的信函在此公开,请勿责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