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四)第四锤——砸以我见判断佛菩萨的凡夫愚痴

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四)第四锤——砸以我见判断佛菩萨的凡夫愚痴

 

拉珍

其实,这个问题在我以往的文章中已经多次谈到,但今天,我想把它说得更透彻一些。

我们每天凡夫凡夫的讲,凡夫就那么差劲吗?凡夫造汽车造飞机造卫星造计算机,多厉害啊!很多世俗中人这么想。佛弟子呢?同样有这种潜在思维。虽然他们知道了佛菩萨的存在,但很少有人从内心里真正明白凡夫与佛菩萨的差距,甚至有些身份不凡的所谓大德也未见得很透彻,即便知道一点,也不是很科学的。那么,今天让我们比较专注地思考这个问题。

什么是凡夫,凡夫到底是怎么回事?凡夫是怎么来的?佛陀讲十二因缘,清楚地告诉我们人的生成、发展及坏灭变异流转轨迹: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三世多杰羌佛于《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讲义》中开示道,凡夫众生,就是「由过去世之无明与行为因,而感现在当世之识、名色、六入、触、受五果,此为过去因和合而产生之现在果,是由爱、取之因,感未来世之生、老死二果,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二重因果,如此生死于轮回中流转不息。 」也就是说,我们现前这个身体和思想行为以及苦乐好坏之生活,无非就是由过去无明惑业所感成之业报果的显现而已。而这个果报之躯在受完当下一期业报之后,又会以另外一种形式短暂存在于轮回中受下一轮果报,然后再转下一轮……就这样流转不息。所以,人,是来做什么的?来受报的。由往昔种下的善恶业因牵动妄识,感结成投胎做人的果。我们在人世当中所感受的苦乐酸甜,福祸好坏,都只是一种该当该着的果显。常听人说,「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诸如此类,这是玩笑,是人类无知的狂妄。除了诸佛菩萨,除了真正学佛修行的人,没有人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因为你这个躯体,就像树上的果子一样,只是一个果报体,你的命运,就是由种子成长为树木,再从树木上结出果子,果子成熟,被摘落或自行掉落的这么一个过程,与你这颗果子如影随形。果子是感报体,命运就是感报的过程或者叫做轨迹。没有一样是你能做主的,早在种子下地的那一刹那,不,早在上一颗果实内含藏的种子形成之时,现在这颗果实的结成及怎样结成的过程就已经注定好了,怎么改变?要想有所改变,也只能期待下一次从种子上加入新的因,或者在果实尚未结出时做点文章诸如嫁接之类,或许能结出新品种来,当然这不是今天的话题。我今天想说的是,人必须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无奈和可怜。俗语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一期果报而已。被一种因果业力牵引着来到这个成住坏空的无常世界,来做什么?来完成,来承受一种报应。在这个成住坏空的无常世界报应完毕,又被牵到到下一个或明或暗的世界去承受另外的善恶报应,完全无力自主,怎敢妄言主宰命运。

水里的鱼儿,由于他们那一类众生的共业所感召,他们生在水里,只能了知水里的世界,就不能知道陆地上人类生活的享受;鬼道众生,由于他们那一类众生的共业所感召,生活在黑暗阴冷之中,就无法享受光明的快乐;同样,人类,由于我们这一类众生的共业所感召,生活在人类的世界,生成有五官有说话功能有手有脚直立行走的这种模样,开汽车,住楼房,跳舞唱歌,饥渴冷热,山水阻隔,江海奔流,日月交替,快乐,痛苦,着急工作家庭的事,担心金钱子女的事,受感情煎熬,受岁月摧残,病痛折磨,死亡逼迫……这是我们命定的生存环境,一个由幻业所幻显的心的领域境界,我们这个幻显之躯在此境界中受报。而在这个业报境界当中,我们的眼界就仅止于此,我们不能感受鱼儿鸟儿的世界,不会像鬼一样穿梭飘移,不能像天人神仙腾云驾雾,当然就更无法了知诸佛菩萨的广大世界了。墙壁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东西,山川大地等一切起障碍作用的物体,都是属于人类或者与人类有着这方面相同业报的众生的东西,只有我们被这些东西阻碍着,但我们却自以为所看到的感受到的就是全部的世界,甚至全部的宇宙。

佛说三千大千世界,我们这个地球占据了三千大千世界的什么位置,知道吗?弥勒菩萨《瑜伽师地论》云:「三千大千世界俱成俱​​坏。即此世界有其三种。一小千界。谓千日月乃至梵世总摄为一。二中千界。谓千小千。三大千界。谓千中千。合此名为三千大千世界。如是四方上下无边无际三千世界正坏正成。犹如天雨注如车轴无间无断。其水连注堕诸方分。如是世界遍诸方分。无边无际正坏正成。」于凌波居士在《向知识分子介绍佛教》中白话讲述:「佛经上说,三界以须弥山为中心,总名为一须弥界。这样以须弥山为中心的小世界并非一个,而是遍存虚空。集一千个这样的小世界,名为小千世界。集一千个小千世界,名为中千世界。集一千个中千世界,名为大千世界。因为其中重叠了三个千数,所以称三千大千世界。但三千大千世界亦非一个,而是无量无数并存于宇宙空间。所以佛经中常说『十方微尘世界』,『十方恒 世界』。由于近世天文学的发达,证明太空中星球多至不可胜计,由此可知佛经所说。并非是揣测之词了。」

一个小千世界里面,有一千个日月,而我们地球人类,只能看到其中一轮日月。仔细算算,凡夫居住的地球,这个娑婆世界,只是无量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其中一个三千大千世界里面的其中一个中千世界里面的其中一个小千世界里面的其中一个须弥界中的其中一个很小很小的部分。从那无边无际的三千大千世界看下来,一个凡夫众生于此无量世界中,简直是一粒尘埃……

而佛陀呢?与宇宙同体!

这样的比较,是不是可以基本看清凡夫的位置了?

可就这么一个灰尘大小的业报生命体,却总是想要评断与宇宙同体的诸佛世界……接下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批评我的人类同伴了。

无始以来,我们因业力牵引感报而成为宇宙中之一微粒并不断作类似流转,我们习惯了轮回世界的微狭境界,习惯了一个小小业报体的思维方式,我们被一个接一个的业报境界困死了似的,更多更广大更精深的世界,反而让我们忧心忡忡甚至排斥。

很多年前,有个认识的记者去中国四川大邑县的义云高大师錧参观,回来以后,摆出一副讪笑的面孔对我说:「牛吹得真大,不可能,肯定是骗人的,怎么可能一个人既是科学家,又是文学家,哲学家,佛学家,医学家,短短几十年时光,怎么可能涉猎这么多门学科,而且门门都精?哼,不可能,假的。 」我无言转身离开。因为我知道他这种人,这种人不唯当时,现在也俯拾即是,他们自认为读过书,有文化有知识,傲慢无礼,所知障严重,很难接受新知。他不知道,他的那点文化知识,正是把他困在井底的石壁,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粒灰尘,他不知道自己对顶圣如来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希诺布的评论,如同蜉蝣欲断太虚。

有一个故事,说一个人听懂了两只蚂蚁的对话。有一只黑蚂蚁,他很想把半颗核桃仁拖进蚂蚁洞里,可它费尽千辛万苦都不能做到。这时,一只白蚂蚁告诉它,只有人类搬得动,人的力气大,不要说核桃仁(当然蚂蚁不叫它核桃仁而是另外一个名字),就是我们粮仓里的所有粮食,他可以一次全部拿起来,我们每天穿行的这片巨大的草林(草地),他们可以一脚踩平,还能做好多我们做不到的事情等等。黑蚂蚁听了非常不以为然,说:「怎么可能,人是什么东西?我从来没见过(其实蚂蚁常常爬上人身,只是用他们的小眼光,实在看不清人的全貌),我一生见过无数蚂蚁,我了解,蚂蚁中力气最大的,也顶多能搬得动小半颗南瓜子(当然蚂蚁不叫它南瓜子而是另外一个名字,因为蚂蚁看不到南瓜的全貌),那都是神力了,人是一种什么蚂蚁,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不可能,骗我的。」听到蚂蚁的对话,这个人哈哈大笑起来,他把半颗核桃仁放进了蚂蚁洞,并顺手拔掉了挡在蚂蚁洞口的一棵野草。这样的变迁对两只蚂蚁来说等于山崩地裂,他们吓坏了,白蚂蚁定定神,观察思考了一番,认为这是友好的人类施以帮助,而黑蚂蚁则惊慌失措,大喊:「妖怪啊——」到处乱撞,一头掉进水沟,不知道被冲到哪个地方去了。

相对于人类,蚂蚁的思维是可笑的,他们对世界的认识是可怜的,比如「人是一种什么蚂蚁」,这就是典型的蚂蚁思维,想什么都超不脱他的蚂蚁世界。那么相对于佛菩萨,人就不可怜吗?人类无论思考什么都超不脱自己那个世界的局限,就像我前面说到的那个记者,一样是蚂蚁思维,以自己那点灰尘般的人类知见判断宇宙中的一切,把智慧无量的佛菩萨当成普通凡夫来剖析,可怜的蚂蚁。我的同胞,当我们站在那里对蚂蚁的愚蠢叹气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反观一下自己是不是这茫茫宇宙中一只抱残守缺的可怜蚂蚁?

《大智度论》中,有人就世上有无具有一切智慧的人向龙树菩萨提出疑问:「凡间不可能有具足一切智慧的人,为什么呢?我们从没见过具足一切智慧的人。」菩萨回答:「不对的。众生不曾见过具足一切智慧的人,有两个原因,但不能因为自己没有见过就说不存在。第一,事实上有,因为某种因缘遮盖而不能见。譬如娑婆人类族群之最初,比如雪山的重量,比如恒河沙的数量,虽然有,但普通人无法得知。第二种,本身不存在所以不见,比如说人的第二个头第三只手,没有什么因缘覆盖,而是实际上不存在,所以不能得见。但具足一切智慧的人,只是因为因缘覆盖而众生无法得见,并不是不存在。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因缘会遮障众生呢?不信佛,心中恶念有邪见,这些因缘会遮障凡夫不能得见具足一切智慧的人。」人又问:「世间的知识是无量 ,所以不可能有具足一切智慧的人,一切法无量无边,集合众人之力尚且不能得知一切,更何况是一个人?因此,具足一切智慧的人是没有的。」菩萨回答:「诸法无量无边,但真正的智慧也是无量无边的,就好像容器大东西就装的多,容器小东西就装得少。」人又问:「佛只说佛法,不说别的法,比如医药,星宿,算经,世间典籍,如果是具足一切智慧的人,为什么不说这些呢?所以说,佛并不具足一切智慧。」菩萨回答:「佛陀虽了知一切法,但对众生有用才会说,对众生无用的不说,有人求问才随缘而说,不求则不说。」人又问:「那么,到底具足一切智慧的是什么样的人?」菩萨回答:「是世间第一伟大的人,三界六道的至尊,名为佛。」

佛陀的智慧是无边的,宇宙中的一切存在,对于佛陀来说都是现量,即现实、客观、清晰、无有任何阴翳遮障的存在,非依比量揣度得知,就像一个明目人于日光中看着自己的手掌一样清晰准确,那是微尘般的凡夫众生用一份可怜的业报心识所无法量度的无边广大的智慧和能量。因而,如果一位佛陀真身化现到三千大千世界之中像一粒黄豆般大小的娑婆世界,展显一点人类有福报资粮看到的五明证量,当然毫无疑问是这个娑婆世界最全面最好最高的,就像那个人类把核桃仁放进蚂蚁洞一样自然,有什么可惶惑的呢?我的人类同伴到底在忧虑什么呢?就因为人类自己这个业报身的局限,因为我们自己被困在这个地球上,我们只了解地球上这点东西还不能了解完全,就认为佛陀也应该跟我们一样可怜,只应该有我们那种灰尘似的见识和本事吗?就因为我们只见过寺庙里的佛像,所以佛陀就只能是木头泥塑或者画布?就因为我们只见过除了会念经以外没有任何超凡道量的佛门中人,所以有了超凡道量的佛门中人就应该是假的?就因为我们仅仅了解一点尘世兴衰,所以超越这尘世兴衰的一切能量都不可能存在?就因为我们自己是瞎子,就应该把全世界的人都戳瞎吗?这岂不是天底下最荒诞无理的逻辑!这跟我老家那个智障小唐有什么两样?凭什么一切都得以我们人类凡夫见没见过作为衡量标准?凭什么宇宙中的一切都要拿给一粒灰尘般的凡夫来定夺?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等佛教机构设立了一个「蓝台印证」,设立得真好!这个蓝台,是块明镜,可以让人照见自己的原形。我绝对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任何人能将三世多杰羌佛的韵雕复制出来,因为韵雕,不是受着业报世界局限的人类所能做得出来的东西,它原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福报享受,而是承载了佛陀的大悲加持力才呈现在我们这个业报环境中的极乐世界曼妙圣品!且不说那千变万化无迹可追的结构和色彩,仅就那个「雾中石」,茫茫白雾凝固在石洞中恒久不动,这种雕塑是这个时空世界的人类能做的吗?谁来试试?两千万的酬金悬在那里,多年无人能取,因为没有这个能力取。你能雕山能雕石,但你不能雕出雾气。这是块试金石,无论你跳得多高,无论你怎样为你的凡夫地位挣扎,你打不下蓝台,就该清醒,你依旧是业力裹着的人类众生,你的眼界只限在这里,只限在无量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一粒微尘里,你没有资格评断这个微尘世界以外的事情,你彻底而完全的没有资格以微尘中的见识去评断一位佛陀能不能成立!

谁有资格评断?当然是诸佛菩萨。诸佛菩萨化身而来的真正的圣者大德。因为他们已然不受这个业力境界的限制,他们是来自佛菩萨世界的圣者,他们当然能知道谁是佛陀。就如同我和你处在同一世界,我能认出你是人类,而蚂蚁不能。

还有佛陀的正宗三藏密典法义,这是个正确的依照,因为这是伟大的释迦世尊留给娑婆人类的惟一不受这个业报世界限制的宇宙真谛。但要以此作为评断的依照,前提是你必须正确的通达三藏密典。不是文字通达,而是通达其义理精髓。说实在的,这并不容易。

再一次反回来思维,我们已经知道了诸佛菩萨的智慧跟凡夫相比有太虚与尘埃之比,那么,如果一个号称圣者大德的人,所拿出来的证量,说白话一点,拿出来的本事,比微尘般的凡夫还差,文章不入流,诗词歌赋不懂,写字像个小学生,画画不如初中生,医不来治不来,笨手笨脚工巧不来,说话做事逻辑不清条理不明,讲经说法违背佛陀经教,内证修持功夫差,显宗至少要讲究个禅定功夫,密法的证量展现要求更多更高,如果这些统统拿不出来,你如何相信他已经不是业报之身,如何相信他是超出凡夫世界的圣者?藏密觉囊派,要求本派的仁波且,必须能盘腿离地腾空,再坐到一颗鸡蛋上面,鸡蛋完好无损,具备这样的道量才有资格进取传法上师资格。其中的道理就在于,一个「人中之宝」的仁波且,必定应该具备某种超越现实境界的特殊本事,才有资格跃居大众之上作为一个引导者。而三世多杰羌佛是这样考核座下的仁波且弟子的:具备上师资格的,至少需要金刚丸初醒颤动的道量,也就是将一粒金刚丸放在手中,或置于钵内,经仁波且修法,金刚丸能自行颤动移走或跳跃,这是对阿阇黎师资最基本的道量要求;更高一层的大仁波且,则要求必须具备明震大动金刚力,即经仁波且修法,可以看到一个密闭透明水晶钵中的金刚丸自行飞速游走,腾空飞旋,而且金刚丸不管再怎么激烈的飞旋都能自控不碰到水晶钵的边缘;再高层的大圣德,则须具有任运无碍金刚力,即金刚丸能从密闭水晶钵外穿钵而入,飞旋跳跃,然后又穿钵而出,霎那无影无踪!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具备这三种道量的仁波且弟子,可堪为人师。至于具备内密灌顶师资的金刚阿阇黎,证量考核就更加严格,暂不在此详述。其实从莲花生大师时代开始,这类对金刚阿阇黎的道量考核就开始了。设置这些考核的原因,还是那个道理,既然你是从其它世界来拯救众生的圣者,那么你必定具备眼下这个世界所不能限制的某种特殊能量。再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中,一位不愿公开身份的大圣德,施展「隔石建坛」的证量,一个曼达盒内,装着多种颜色混在一起的一堆细彩沙,众人将一块需多人合力才能抬起来的大石块,严严实实地盖在曼达盒上,此时,这位圣德才来修法,在石块表面用彩沙书写种子字,修法完毕,前后大约十几分钟,大众将石块抬开,曼达盒内乱堆着的彩色沙,已经分颜色列队,各归其位,自己变成了清清楚楚跟石块表面一样的种子字!这种道量,就跟西藏传统的彩沙绘坛有本质的不同,传统的彩沙绘坛,是在曼达盘表面用彩沙一点点画出坛城图样,仅此而已。绘制者采用的绘制手段和绘制结果都不出普通人类的能力范畴,而「隔石建坛」则完全不同,圣德是如何隔着大石块在曼达盒内建立坛城的,如何在短短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之内,将一大堆至少有几百万粒的彩色细沙各色归类,排列书写成种子字的,最关键的,还隔着一块普通人类需大力士,举大锤打击方可破碎的沉重石块,而且是在上百双眼睛逼视之下瞬间斗转星移,穿石透壁,时空转换!这是凡夫无解的迷。这种惊骇人的道量不是处于我们这个业报境界的众生所能具有的,依我们惯有的时间、空间概念,这绝不可能。然而它又是一个现实摆在我们面前,这就清楚地证明这位圣德所处的时间、空间和物质状态,不是我们这个微尘处所的时空物质,全然不受我们这个业报境界之阻障,其所具有的见闻觉知,其自身四大的状态及所发动的能量,已经远远超越了凡夫的范畴,那是圣者的世界。

那么,再回到前面的问题,不具备如上道量的凡夫,见闻觉知不出你我老百姓左右的凡夫,既不能隔石建坛,也不能让金刚丸动几动,除了吹牛以外,拿不出任何实际道量可以超越这江河大地的局限,站在蓝台面前,除了鼻孔里的傲气,其余无能为力,这样的人,要来评断隔石建坛、令金刚丸明震大动或任运无碍的圣德们无比恭敬的至尊导师三世多杰羌佛,一个只读过几本人间书籍,只见过飞机大炮,流水小桥,对地球以外事物的认知基本属于好莱坞式幻想,一道门就能将他与外部世界隔绝的凡夫俗子,要对一位做出惊世骇俗的韵雕、雕出「雾中石」、创下全世界在世中国画家作品最高价、诗词歌赋世所不及、医方工巧无人能比、辩才圆融无碍、执持绝对的佛陀法义、证德证量超凡登峰、传授完美菩提心修持大法、拥有佛土甚深密法现量大圆满精 、写出至高宇宙真如真谛《了义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讲义》《正达摩祖师论》、座下弟子证量超凡、生死自由、虹化成就、金刚不坏往生极乐佛土者众多的巨圣是不是佛陀作出论断,这种论断可以为信吗?这就好像蚂蚁妄断人品,好像一个刚从非洲丛林里走出来的土著,要批评比尔‧盖茨的微软系统,可真是让人哈哈大笑的事情。

诸佛菩萨的智慧是不可思议的,三世多杰羌佛的智慧是不可思议的。有句完全实在,没有丝毫虚妄的话,《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中所刊载的五明证量表显,仅仅是这位至高无上的原始佛陀全部智慧成就的百万分之一或者更少,这是我真实的体会。只是因为众生因缘的不具足,就我个人所知的许多相当惊人的巨大智慧证量,并没有刊载上去。可就是这样,我的许多人类同伴好像已然无法消受了。是不是这智慧成就太巨大,刺痛了某些可怜凡夫无能的自尊心,致使他们跳将起来作「小唐」式的攻击?

是个缺知少见的微尘凡夫,本来并不是那么万般可怕的事情,无量的诸佛菩萨都是由凡夫众生修成。只要能认清自己目前的凡夫本质,俗话叫有「自知之明」,肯坦承自己的无知无奈,肯做一个谦虚谨慎,愿意接受新知,诚恳接受佛菩萨教诲的好凡夫,就一定能超越轮回业报世界的可怕痛苦,迎来与诸佛菩萨相会佛土的那一天。但相反的,如若夜郎自大,以愚痴的凡夫我见妄断诸佛菩萨,还冥顽不化,梗着脖子强撑自己的傲骨伟岸,死活要当小丑誓与佛陀比高低,那就只能与牛头马面相会在万般可怕的炼狱了。

我的微尘般的人类同伴,宇宙是无限广阔的,宇宙万物的真相是无限奥妙的,诸佛的世界是无量广大无量美好的。凡夫要脱离眼前的促狭与逼恼,了知并证会那奥妙无穷的宇宙真相,要依靠智慧无量无边的诸佛菩萨的指引,而不是依靠尘埃般的凡夫自己。(待续)

此文章链接:http://hzsmails.org/2017/06/%E9%A0%82%E7%A6%AE%E7%AC%AC%E4%B8%89%E4%B8%96%E5%A4 %9A%E6%9D%B0 %E7%BE%8C%E4%BD%9B-%E8% 88%89%E8%B5%B7%E4 %BD%A0%E6% 99%BA%E6%85% A7%E7%9A%84%E9%87%91%E5%89%9B%E9%8C%98%EF%BC%88%E5%9B%9B%EF %BC% 89%E7%AC%AC /